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从“一无所有”到“红先生”  

2006-12-17 23:14:00|  分类: 生命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无所有”到“红先生”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关于流行音乐,我有话说......)
 
广平按:这篇文章已经发表在我的朋友钮海津先生主编的<<中国财富故事>>2006年第12期,这是原文.)
         从“一无所有”到“红先生”(上)
          ----中国当代三代流行歌手的历史、现状与前景
                            李广平
 
                一、从“一无所有”起步
 
      1982年,中国南方得风气之先的广州市就出现了中国第一批的职业流行歌手—音乐茶座歌星。他们以演唱香港“时代曲”成名,模仿香港歌手的唱腔、台风、甚至服装发型,因此他们名字前面往往被冠于“广州XX”;广州第一批职业歌手有:广州“刘文正”吕念祖、广州“罗文”李华勇、广州“郑少秋”陈浩光、广州“徐小凤”张凤等;1985年,广州市举办首届“红棉杯”十大新人新歌大赛,刘欣如、唐彪、安李、曾咏贤等歌手正式走上舞台,成为广州首批得到“官方”承认的流行歌手;1985年年底的某一天,我从大学校园里跑步健身时跑到当时还非常偏僻的广东省农业科学院大院里,在一个本来用于宣传劳动模范的大橱窗里,看到了这次比赛的“副产品”——“羊城十大歌星”的宣传照片:刘欣如、唐彪、安李、吕念祖等人在以一种职业流行歌手的姿势向我微笑。这一幕到今天我还记忆犹新,它是否也预示了我的命运走向,不得而知。但这次“红棉杯” 歌曲大奖赛给我留下的记忆是如此的真实精确,在我的生命里确实无法抹去。
      其后,以1979年成立的太平洋影音公司、中国唱片广州公司和北京的中国唱片总公司、北京东方音像公司、中国录音录象出版总社等为代表的音像公司推出了新中国第一代“盒带”歌星:李谷一、朱逢博、苏小明、朱明瑛、郑绪岚、程琳、朱晓琳、蒋大为、程志、成方圆、王洁实、谢莉斯、张行、吴涤清、李玲玉、任静等歌手就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那时的录音盒带,有原创歌曲也有大量翻唱台湾香港的歌曲,但发行量往往超过百万,可是歌手却只有演唱录音费800-1000元,“版税”是一个当时根本没有听说过的概念;以致于多年以后我陪程琳回到太平洋影音公司谈新专辑的发行时,她感慨万千对我说:“你们太平洋影音公司这大楼,一砖一石可都有我的心血啊!”
      1986年,当崔健一声怒吼出“一无所有”的呐喊之音时,新中国第一代真正意义上的流行歌手就算正式诞生了!我们习惯地把1986年定位为中国流行音乐兴起的一年,其实是一种不精确的说法,我认为,把1986年定位为中国原创流行音乐和摇滚音乐全面走向中国大地的一年,较为准确:以“让世界充满爱”百名歌手演唱会为基点,《让世界充满爱》和《一无所有》作为中国流行歌曲和摇滚歌曲的代表性作品为起点,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今年纪念中国流行音乐20年就会有根有据;当然无法忽视的是:李谷一演唱的《乡恋》、《妹妹找哥泪花流》,苏小明演唱的《军港之夜》,郑绪岚演唱的《太阳岛上》都可以算是中国当代流行歌曲的鼻祖。然而正是1986年,一首《让世界充满爱》聚集了全国各地128名歌手,崔健、韦唯、常宽、毛阿敏、田震、蔡国庆、李玲玉、孙国庆等纷纷登上舞台,他们意气风发深情激动地手拉手、肩并肩演唱了这首爱意浓浓荡气回肠的歌曲。20年过去了,有的人凭借当年这场演唱会一夜成名,至今还一直活跃在乐坛,但却有一些人选择了别样的同样的精彩人生。
      同样是在1986年,中央电视台的“青年歌手大赛”首次设立了“通俗唱法”组别的比赛,又一批歌手就此走红:陈汝佳、苏红、毛阿敏、韦唯、范琳琳、杭天琪、傅笛声、李杰、张强等歌手全面登上舞台;依然是广东省,在流行歌手比赛方面,继续推出了李达成、廖百威、汤莉、王建业、邓志乐等一批红极一时的流行歌手,以“太平洋艺术团”为演出媒介,演遍全国,把香港和广东的流行文化带给内地听众,引起相当大的轰动;与此同时,北京有一批歌手因演唱中国第一批长篇电视连续剧走红的歌手也开始了他们演艺生涯:刘欢和他的《心中的太阳》、《少年壮志不言愁》,韦唯、范琳琳等歌手都因为演唱电视剧歌曲红透中国大地。
      受1986年“国际和平年”的影响,1988年的6月北京首体举行的《地球的孩子》大型环保主题晚会上,朱哲琴因为演唱《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举成名,作品本身也进入了经典行列;同时在这次演唱会上,由那英演唱的《山沟沟》和之前程琳演唱的《信天游》一起,引发了歌坛轰动一时的“西北风”歌潮:成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歌坛的一个辉煌记录;也是大陆原创歌曲前所未有的发展高峰,涌现了一批真正有代表性的作品和实力歌手。这一批作品风格多以内陆西北地区传统文化为根基,有浓郁的黄土情结;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加之摇滚节奏的配乐,摇滚或流行歌手的现代唱法等处理演绎,使西北风歌曲成为家喻户晓风靡海内外的流行风潮。其中以崔健的《一无所有》,胡月、田震的《黄土高坡》、《走西口》,那英的《山沟沟》、范琳琳《我热恋的故乡》等最为突出。虽然过去许多年,这些经典的西北风歌曲依然为广大歌迷深深喜爱和传唱。
      第一代流行歌手有一个重要的特征:他们基本上是专业文艺团体的专业演员,就算是崔健,出道是也是北京交响乐团的小号演奏员;他们大多毕业于专业的音乐院校,或者是从小学习乐器演奏的音乐世家出身,因此这代歌手的专业素质都非常棒:在文化修养、音乐修养:包括视谱、声音控制、录音经验等等方面都有自己精深独到的见解,而且都拥有数首成名演唱代表作,所以一旦成名,红二十年几乎没有问题;但是,因为缺乏专业经纪公司和唱片公司的流行音乐的规范化产业化运作,许多极富艺术才华和演艺潜质的歌手自生自灭,得不到有效的培养和挖掘,因此在歌曲积累、文化传承方面都有令人遗憾的地方,“人红歌不红”的现象相当普遍。
      从经济收入来看,这代流行歌手的“财富”之路经历的是先苦后甜的历程:他们演出,基本上每场5元-10元(团里演出更少),最高30-50元;他们没有演艺经纪公司为他们提供包装服务,一切工作需要自己负责;当然,考虑到当时物价水平和工资收入,他们依然是普通人收入的数十倍的“富人”阶层;可是,如果没有继续红,他们转行做其他工作的机会非常少,大浪淘沙之后,坚持下来的人都成为歌坛“大腕”,其他人许多成为音乐文化相关产业的从业人员。
 
                              二、94歌坛新生代
 
      1990年后,一个相貌甜美、歌声清甜的女孩因为音乐人吴颂今的引见来到广州新时代影音公司,因为她的出现,引发了“岭南甜歌”风潮和南方“签约歌手”浪潮。吴颂今为杨钰莹创作的《为爱祝福》、《风含情水含笑》、《茶山情歌》等作品,由于演唱者清纯亮丽的形象和甜美动人的歌喉,十分符合中国老百姓的民族传统审美观和大众心理,一时间从岭南风靡全国,成为中国流行歌坛一朵色彩别致盛开不凋的美丽花朵;其后从1992年开始,广东原创音乐进入“签约时期”,短短几年时间,广东把台湾、香港流行歌坛的明星包装、签约录音、出唱片的系列造星机制引进了当时的“四大唱片公司”和音乐工作室;并且从一开始走的就是原创歌曲的路子:太平洋影音公司拥有的签约歌手和他们的演唱代表作有:甘苹和她的《大哥你好吗》(陈小奇词曲)《潮湿的心》(李广平词兰斋曲)、山鹰组合和他们的《走出大凉山》(陈小奇词吉克曲布曲)《七月火把节》(陈小奇词吉克曲布曲)、光头李进和他的《你在他乡还好吗》(李广平词杨虹曲)《巴山夜雨》(陈小奇词曲)、伊扬和他的《亲爱的你会想我吗》(李广平词杨虹曲)、火风和他的《大花轿》(火风词曲)、张萌萌和他的《美人计》(沈灏词张萌萌曲)、廖百威和他的《白云深处》(陈小奇词曲)《问心无愧》(李广平词杨虹曲)、容榕和她的《风风雨雨相伴过》(容榕词曲)、赵明和他的《狮子座的情话》(赵明词曲)、舒南和他的《嫁给他你快乐吗》(李广平词林静曲)、陈少华和他的《九月九的酒》(陈树词朱德荣曲)《九九女儿红》(陈小奇词曲)单行道乐队和他们的《三元里》(欧宁词阿涛曲)、《别人的新娘》(阿涛词曲);中唱广州公司拥有的签约歌手和他们的演唱代表作有:林萍和她的《为我们今天喝彩》(陈小奇、解承强词解承强曲)《跨越颠峰》(陈小奇词兰斋曲)、李春波和他的《小芳》(李春波词曲)《一封家书》(李春波词曲)、陈明和她的《快乐老家》(浮克词曲)、“火鸟三人组”和他们的《红红的蝴蝶结》(苏佳词曲);新时代影音公司拥有的签约歌手和他们的演唱代表作有:毛宁和他的《涛声依旧》(陈小奇词曲)《蓝蓝的夜蓝蓝的梦》(张海宁张全复词张全复毕晓世曲)、杨钰莹和她的《我不想说》(陈小奇李海鹰词李海鹰曲)《轻轻告诉你》(毕晓世词曲)、林依轮和他的《爱情鸟》(张海宁词张全复曲)《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张海宁词张全复曲);白天鹅影音公司拥有的签约歌手和他们的演唱代表作有:高林生和他的《牵挂你的人是我》(杨湘粤词李汉颖曲)、周冰倩和她的《真的好想你》(杨湘粤词李汉颖曲)刘小钰和她的《真心真意谢谢你》(杨湘粤词李汉颖曲);其他同时期的歌手还有许多如“天地人音乐工作室”的王子鸣和他的《伤心雨》(苏拉词许建强曲)、“卜通100音乐公司”的韩晓和他的《我想去桂林》(陈凯词张全复曲)、“金轮音乐公司”马旭成的《年轻的梦永远打不碎》(周艳弘词刘克曲)、宋雪莱的《好人好梦》(樊孝斌词宋书华曲)等等不一一详书。
      与此同时的北京,曾经以《黄土高坡》、《血染的风采》等创作歌曲震惊中国歌坛的苏越先生也从日本“取经”归来,开始了他职业音乐制作人的生涯:他引进了一整套日本唱片工业企划宣传、制作合成、演艺经纪的工业化概念,签约制作了高枫、楚奇、楚童、黄格选等歌手的个人专集,并培养了一大批企划宣传和演艺经纪的专业人才;高枫以他的歌曲《大中国》(高枫词曲)红遍全国,楚奇、楚童也以《越飞越高》等歌曲奠定了他们中国首个偶像跳舞组合的地位,黄格选更是以《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苏越词曲)、《春水流》(高枫词曲)树立了自己“忧郁王子”的歌坛形象,是企划非常成功的一个案列;香港音乐人刘卓辉,这个曾经为Beyond乐队填写大量歌词的优秀音乐人也在九十年代初期来到北京创办“大地唱片公司”,网罗了三宝、赵小源、洛兵等音乐人,先后推出了大批优秀的歌手和专辑:艾敬和她创作演唱的《我的1997》、《艳粉街的故事》、《流浪的燕子》,老狼以他演唱的《同桌的你》(高晓松词曲)引发了“校园民谣”狂潮;同时歌手李晓东、景岗山、丁薇、李玲玉、廖忠、陈劲、金武林都在大地唱片录制了他们经典的唱片专集;“正大国际唱片”推出了朱桦、潘劲东;同样是香港背景的“天星娱乐有限公司”则一下子签约了一批美少女歌手:戴娆、白雪、李慧珍等;以经纪人出道成为优秀流行音乐“操盘手”的王小京在经纪崔健后推出了陈琳和她演唱的《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洛兵词周迪曲),同时他经纪的罗琦和指南针乐队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走红全国;港资背景的“红星音乐生产社”大刀阔斧进军内地摇滚市场,签约了郑钧、田震、许巍、希莉娜依、麦田守望者、眼镜蛇乐队、骅梓等歌手,推出了销量超过百万的郑钧词曲唱的《赤裸裸》、《回到拉萨》、田震演唱的《野花》、《执着》、许巍词曲演唱的《两天》、《青鸟》、《我的秋天》,骅梓《不要匆忙》等歌曲,都成为中国摇滚经典之作。
      同样对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市场有所企图的是台湾“滚石唱片公司”,他们对北京摇滚人才的丰富多彩和文化韵味充满热情,一口气推出了窦唯《黑梦》、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何勇《麒麟日记》三张中国摇滚划时代的专辑。
可以说,94歌坛新生代是中国唱片业初步走上原创道路后的首批产品,因此产生了中国歌坛目前实力雄厚、人数众多的一支中坚力量;而现在成为歌坛“天王巨星”的孙楠与韩红,其实也是在这个时期出道的。孙楠最早在1992年5月正式加盟香港艺能动音有限公司,在东南亚一带颇为走红,但直到1996年的《红旗飘飘》(乔方词李杰曲)才开始走红国内,到1999年《不见不散》(张和平词三宝曲)走向辉煌;1998年9月,韩红的第一张个人专辑《雪域光芒》一经面世,其主打歌《家乡》和《雪域光芒》便迅速在各流行音乐排行榜上独领风骚,韩红一炮而红:激情醇厚的声音、自己创作的风格独特的新藏族流行曲式、纯流行音乐操作手法,都是韩红成功的“秘籍”。
      1992年的一天深夜,我和一个瘦弱的、刚从北京南下广州,在广州的半岛俱乐部夜总会唱歌的男孩聊了一整夜;这个前中学化学老师、流行音乐的狂热爱好者、从北京一路唱到广州的渴望成名的实力歌手,用他苍凉的歌声、诚恳的话语感动了我:他说起了“梦中的撒哈拉”,引发了我丰富的创作灵感。我把自己刚刚填写的一首歌曲交给他演唱,这就是《你在他乡还好吗》,唱歌的人叫光头李进。十几年过去了,李进依然在他乡不停奔忙,拍摄广告,上晚会,走商演,拥有高档汽车和豪宅,这个“带着梦想到南方”的四川男人,用自己的声音和梦想,圆了自己音乐与财富的“歌星梦”。94歌坛新生代的其他歌手成名途径几乎和李进一样:中学或大学毕业—唱歌舞厅—被唱片公司挖掘—出唱片—领奖—走穴演出,坚持到现在。
      94歌坛新生代从“出身”来看开始摆脱“音乐院校”与“专业团体”成星的模式,演绎了许多“一曲成名”和从“流浪歌手”变为“天王巨星”的传奇故事。他们的财富之路走得颇为平坦:他们赶上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十几年,凭借着1994年前后唱片机制的转型和中国电台节目主持人制度的实施,他们在唱片制作、宣传推广方面都得风气之先,使他们基本上都拥有一两首演唱代表作和大量的演出机会,十几年商演下来,几乎每个人收入都超过千万!这就直接导致后来许多怀揣梦想歌唱技艺良莠不齐的少男少女开始走上“自费歌手”的道路:或者由家人、或者由老板、或者由朋友出资找专业音乐制作人制作唱片,从而挤身歌坛,成就自己的歌唱梦想。你还别说,这种方式成功的人还大有人在!他们为“王侯将相宁有种呼”写下了新的注解!这也成为许多业余歌手成名的一种模式!当然也是导致后来唱片制作品质的下滑与歌坛的萎靡不振的原因之一;但笔者认为,相比较而言,如果规范操作,投资做唱片当歌星并不见得是太大风险的投资,起码你尝试了追梦的过程,起码你还拥有十首属于自己的歌曲!
      94歌坛新生代依旧没有在唱片版税和音乐著作权方面分配到利润;在广告代言方面也没有赶上最好的时光,但他们在演出方面弥补了不足:那时,毛宁、杨钰莹、林依轮都在上海开过个人演唱会、东北巡回演唱会,太平洋群星也在南京、厦门等许多城市开大型演唱会;当然,同时期摇滚歌手的生存环境却没有那么好:“魔岩三杰”除了在香港辉煌一次后,如今的现实生存令人叹息;而历尽艰难终于出头的许巍、汪峰、郑钧的大红大紫却在出道十年以后!
                            
                     
       2006年11月17日星期五北京朝阳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