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生命的歌声(上)  

2006-04-10 20: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音乐回忆录之二)
            穿越生命的歌声(上)
                 ——聆听罗大佑及其他
                          李广平
                        一
(你走过林立的高楼大厦/穿过那些拥挤的人/望着一个现代化的都市/泛起一片水银灯/突然想起了遥远的过去/未曾实现的梦/曾经一度人们告诉你说/你是未来的主人翁……格言象玩具风筝/在风里飘来飘去/当未来的世界充满了/一些陌生的旋律/你或许会想起/飘来飘去/就这么飘来飘去)
     
      1983年,我十九岁,我听到了第一首罗大佑的歌曲——《未来的主人翁》,我是从被窝里听到的,我记得非常清晰。那时侯我喜欢听收音机到了痴迷的地步:我用收音机听小说、听歌曲、听新闻,听台湾的广播是战战兢兢偷偷摸摸的,因为那个时候称对方为敌台。我的一个堂兄就因为在文革时收听“反动广播”而坐过几年的牢,这样悲惨而荒诞的故事在中国大地上不知有多少!
      我生活在粤北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上,暑假回家,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看书累了以后听收音机。我记得当时听得比较多的台湾广播主要是喜欢里面播的歌曲和主持人那软绵绵的国语。有一天晚上在被窝里听中广的节目(中广应该叫什么全称,我一直没有搞懂,应该是台湾一个比较优秀的电台),那天晚上我突然听到的一首歌叫《未来的主人翁》,这首歌给我非常大的震撼,当时就象冬天里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为什么呢?因为这首歌是罗大佑第二个专辑里的主打歌。之前我已经听过台湾校园歌曲专辑《潮——来自台湾的歌声》了,所以我当时就觉得《未来的主人翁》无论是词曲在当时的校园歌曲里都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还有人这样子写歌这样子唱歌?”我被震撼了!这首长达七分三十秒的歌曲,在“飘来飘去”中结束,我记得非常清晰的是我当时听那句:“飘来飘去,就这样飘来飘去”飘得我的心一直在发颤,这首歌曲的歌词据说后来收入了大学语文的教材里。
      这是一首非常有历史的预见性的歌曲,它对当时社会的批判是非常深刻而有前瞻性的,是罗大佑最优秀的歌词之一。从这首歌里面我觉得就奠定了罗大佑作为黑色斗士的形象:左手拿着吉他,右手拿着一把手术刀,吉他代表了音乐和美感,手术刀代表了力量和深度,他对社会的批判就象一个医生给病人作手术一样有力度和责任心与使命感,而且富于美感,一步到位,唱出了很多人内心的一种渴望,特别是那几句:“别以为我们的孩子们太小,他们什么都不懂,我听到无言的抗议在它们悄悄的睡梦中,我们不要一个被科学游戏污染的天空,我们不要被你们的发明变成电脑儿童,”二十年以后的今天再听这首歌,罗大佑的预想那简直就是有点神似,怎么这样说呢?因为现在遍地都是电脑儿童,一些小孩从七八岁就开始玩电脑游戏,然后上网,在网上展开自己的人生旅程,我女儿今年十一岁,她天天想着在电脑上玩电脑游戏、搜索有关《哈里波特》的演员的文字资料和视频采访。所以我觉得罗大佑这首歌当时对我的冲击力是巨大的,自从我听了《未来的主人翁》,我就深深的把罗大佑这个名字记在脑海里。
      当时还有一首给我印象深刻的歌曲,就是侯德健先生的《归去来兮》,那也是一个早熟的天才的声音,那旋律、那歌词,我听一遍就记在了心底,苍凉、沉郁、无奈、挥之不去在心里久久盘旋……
 
                         二
(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照着新店溪/一样的冬天/一样的下着冰冷的雨/一样的尘埃/一样的在风中堆积……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我出生于1964年,属于七十年代成长,八十年代读大学的这一批人。在我的大学时代,罗大佑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1982年9月,我以一个小镇青年的懵懂心理进入了大学校园;1983、1984年开始我就听了大量的台湾的流行歌曲。一开始是校园歌曲,象《外婆的澎湖湾》、《赤足走在田埂上》这一类的歌曲,后来忽然有一天我听到了《未来的主人翁》和苏芮演唱的《是否》,特别是《是否》这首歌,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打击”,“哦,这个叫罗大佑的人情歌也写得如此动人!”一句“情到深处人孤独”颇有宋词的意境,也提升了整首歌曲的感情深度。
      当时我为了看《搭错车》这部电影跑遍了广州的电影院,拿着一张报纸去找有放这部片子的电影院,终于在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在北京路一家电影院看到了《搭错车》这部电影。为了看《搭错车》这部电影,我可以从市区走路走回学校,因为看完电影就没有公共汽车了。我一路走,一路回味这部电影的歌曲,感叹不已!那一天的月亮也因为有这些歌曲而变得明亮和温馨起来,这样的记忆,人一生又有几回?
      《搭错车》其中的主题歌《一样的月光》就是罗大佑写的。看完了以后感觉到电影的情节非常简单,电影的故事性也不是非常感人,但这里面的歌却成为了中国流行音乐的经典!“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照着新店溪/一样的冬天/一样的下着冰冷的雨/一样的尘埃/一样的在风中堆积/一样的笑容/一样的泪/一样的日子/,一样的我和你” 作者把“新店溪”写进歌词,太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了!整首歌曲弥漫着一种对都市文明带来污染的抗拒与无可奈何;《酒干倘买无》的悲愤、《是否》的苦涩与无力都让我惊叹不已。我回到学校里大肆宣扬这几首歌,大家后来都去看,看了以后不管失恋没失恋的人大唱《是否》,大吼《一样的月光》,我觉得这几首歌曲改变了我们对台湾校园歌曲那种清新、轻盈的看法,我深深感觉到象《一样的月光》,象《是否》这样的歌曲承载了很浓厚的人文内涵,有很多我们所不能了解的事情在世界上在感情里,特别是“情到深处人孤独”这句话当时几乎成了风靡校园的一句自我安慰的话,不管失恋没失恋的人都大唱这句。
      罗大佑以他结结实实的作品让我意识到流行歌曲的文化魅力,对我们这批人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我的许多朋友喜欢写诗、许多朋友喜欢写评论,罗大佑对他们的思想都产生过一定的影响。就我而言我想我最终走上流行歌曲填词这条路,罗大佑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特别是罗大佑这种文学性很强的歌词意象和叙事式的铺陈手法,还有人文关怀的歌词和中国化的旋律曲式的一种紧密的结合,后来对我的音乐写作有非常深刻的影响,尽管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今后会从事流行音乐这个行业。
      听罗大佑以后又开始听李宗盛,再后来又听齐秦、姜育恒、王杰、童安格、赵传,一路听下来,当我走出校园的时候,我被分配到星海音乐学院做老师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否是冥冥中一种命运的安排?我在学院里和几位作曲家开始合作,开始填写歌词,所以对我人生的道路中罗大佑是一个非常大的参照物。
      我觉得人在艺术上所受到的震撼性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我所听过的受到震撼性的东西我想就是一个罗大佑,一个崔健。崔健的《一无所有》当时也是吓了我一跳,大陆的歌手也能这样写东西,也敢这样写?我真的很感激罗大佑,我很少对一个作曲家如此着迷,对他的每一张专辑,每一首歌曲我都会用心去研究,去聆听,甚至去模仿。所以罗大佑对我不仅仅是流行音乐的影响,他甚至是文化上、生命上的一个影响。今天我之所以做了将近十五年流行音乐的工作还恋恋不舍,和我一起出道的弟兄们好多都转行了或者说干其它的事情去了,但我还在这里面坚持,我想和我热爱流行音乐、热爱罗大佑、热爱台湾优秀创作人的作品、还有国内的一些优秀作品是分不开的。没有热爱也就没有坚持,没有坚持也就谈不上把流行音乐创作当作自己的事业,并努力把写作的质地尽可能地提高到人文的高度。
                            三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年轻时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过去的誓言就象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可是终究是一阵烟/生命与告别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流泪的青春——《光阴的故事》)
     
      在睡梦里,我还经常回到那所有高大的木棉树,木棉花开无比灿烂的大学校园里。
      我读书的师大的学生宿舍八人一间,那时还是苏联模式的建筑,我们在西区的文科宿舍如今已经被拆除了,中文系的小楼也被拆除了,老教学楼也被拆除了,前几年回到母校的我十分伤感:无旧可怀的我们仿佛被学校和记忆抛弃的人一样,找不到自己来时的路,回不到自己熟悉的家了!
      还好,我还拥有在生命记忆里回响的歌声。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还是比较闭塞,最主要的传播工具就是收音机,那个时候有录音机的人非常的少,一个寝室可能不会有一台录音机。往往是暑假、寒假回到家里才能够用录音机录下广播里的节目和歌曲。我很多歌曲的收集都是通过小三洋录音机从电台里录下来的。那个时候电台的节目也少得可怜,国内的节目很少,根本没有直播的节目,那个时候我们大量听的是澳洲广播电台,叫澳广。然后是所谓的“敌台”,即是台湾的中广,还有“亚洲之声”节目。
      我从电台里听了大量的流行歌曲,然后津津有味口耳相传;听完后大家都会抄写歌词,那个时候我们喜欢歌曲的弟兄们都是一本一本的歌词,没有旋律的只是歌词。谁有一首好歌词呢,大家就传抄,比如说《一样的月光》、《是否》、《请跟我来》。那个时候还有当时很少的邓丽君、刘文正唱的歌,我们都是这样学会的,先有歌词然后大家互相哼哼,后来就是台湾的校园歌曲,然后再是罗大佑、童安格、赵传、齐秦等等;我后来到星海音乐学院当老师时,还自己编写过一本我认为最好的台湾人文歌曲集,现在也不知所终了。
      我非常羡慕现在的大学生,他们有很好的接受讯息的条件,现在收音机都已经很老土了,大家都有Walkmen,有MP3,甚至MP4了,可以收也可以录,还有CD机,现在遍地都是CD,想听什么就听什么,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这个条件。但是就是因为如此之贫乏所以我们这才吸收得更加狂热,一个罗大佑我们可能把他所有的、前前后后的东西全部都吸收进来。
      我在大学时开始写诗,写小说,写散文,也发表过一些不三不四的文字。那个时候也看了大量的港台一些作家的作品,比如余光中的诗,白先勇的小说,当然也有席慕容、三毛他们的作品,同时看了这些东西以后就更加感觉到罗大佑的可贵,就是从文字的角度看,罗大佑也丝毫不比他们浅薄,大佑有深度啊!比较起三毛他们来我感觉罗大佑他算非常有深度、有厚度的一个人。他丝毫不会比三毛、琼瑶、余光中他们的影响差,他影响了我们整整一代人。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