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回声(2):8204毕业二十年聚会小记  

2006-08-15 18:07:00|  分类: 生命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声(2):8204毕业二十年聚会小记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华南师大中文系8204毕业二十年聚会小记
                      文:林奋之
                         一
      看了广平新近发在SINA网他自己的 BLOG中记述大学毕业二十周年同学聚会的文,颇有些同感。同学24年,毕业20年,人生实在是匆匆太匆匆,当年的翩翩少年、如花美眷,已经在20载似水流年中步入中年,如广平所说的美丽的诗一样的话,从“青春年少变成风华正茂”了;当年可能也有的一些鸡零狗碎、恩恩怨怨,应该也已经随着曾经的江湖波劫,烟消云散了罢。当然,听说仍有某班某同学还在借机会找老师、找同学,控诉当年毕业分配时的不公,控诉某某占了他的名额。不禁哂然。这种执着的精神可真令人佩服,但愿当年的不平成为他这20年前进的动力才好。
      我们中文系8204班的同学,此次参加者29人,人数是全年级四个班中最少的。我们都笑着说班干部们,尤其是班长周同学和曾同学要负主要责任,正是他们缺乏凝聚力,才会这样子的;我们也打趣广平,虽然是我们班的明星,但显然也缺乏超女们的亮度和振臂一呼万人齐应的魅力,看来革命离真正成功的征途还很有些距离哦!
      同学中好几个是我毕业20年没相见的,但想想也正常。苏子说,“人生如梦”;庄子也说,“相濡以沫,未若相忘于江湖。”大学时读到这一段,总是心有戚戚焉,事实上同学毕业后总是很难得在一起,毕业后更多的是人海茫茫、天各一方,我们潮州人叫做“各自讨米、各自落鼎”,在沉浮的世间或作参天大树之发展,或作无根柳絮之飘零。还好啊,老熊说,毕竟我们班还算齐全,20年的改革开放、如火如荼,我们班没有人进牢子,也没有听到有谁走人的,尽管肖兄弟东渡日本后至今联络不到,也都应该庆幸、应该感谢老天了。----当然也有成为夫妻的,我们8204班里46人,就成了2对半!准确地说,占了全班总人数的10%还有多!这2对半至今肝功能也还健全,尤其可喜可贺。算算,其中3人还是我们3组的----难怪我们组当年谈书成绩普遍不好,原来都是早早在研究钱钟书、实践钱钟书,如老钱所说的,去“探索人生的秘密”了!呵呵!当年谈地下恋爱到毕业时基本还没有被同学发现的老余头和老宋,还把已经上大学的女儿带来了,敝人给他们一家子照了张其乐融融的全家福。韦兄弟和王财长他们也经历了两地书式的爱情长跑,最终相聚于广州,修成了正果----可惜当年的广州—韶关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建成,辛苦了王同学了。----说到老钱,就想到了老康,天赋幽默、每每有突如其来的妙语,几乎是最早看老钱的书的哥们,都不知去哪了,20年来杳无音讯啊。每年假期后,你都从当年穷得叮当响的封开老家带来长着一层白粉的番薯干,那香香甜甜的味道我还记得很清楚哪;上次去广西经过封开县城,真不知道到哪去找你呢----终于知道你在顺德了。
                        二
      敝人是宿舍里八条汉子经梁山泊英雄排座次后的老八,号称“八弟”的。俺“当年年纪小,各方面还没有发育成熟”,一心只读圣贤书,不参政治不谈恋爱----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可不是治保兄那样,怪就怪当年“太老实”,有色心没色胆,招认“白在女生宿舍转了四年了”,“如果还有机会,我哪里用四年,给我两年就够了”,令你想起古龙的名言“老实和尚不老实”----两年也太长了吧,治保?呵呵,没想到“老实”的治保也去做生意了。听了这不打自招的迟来告白,你还敢和治保存兄弟做生意吗?
      虽然人来得少了些,我们的班长们,周同学、曾同学和广平,毕竟是劳苦功高的,所以,最后的午餐上,8位女同学们----可不是抗战时期的英雄八女耶,曾班长除外----都给我们的首任班长和二任班长大献媚眼大敬美酒,有一哄而上的,也有单打独斗的,有直面式有交杯式,那个前仆后继、轰轰烈烈的壮观场面哟,爽死他们了!反正是羡慕得小老八直说,难怪当年有这么多人想当班长!好在他们来自海南、上得北京,功力浓厚、身强力壮,竟然能够百战归来全身而退,那大将风度,真是佩服佩服。
                   
      当今太平盛世,民间文学发达,各种段子满天飞,我们中文系出身的同学聚会照例不能免俗。第一天下午在去大学城看新华师的车上,班长就要求每人讲一个有点色彩的段子,大家轮着来,谁也不得耍赖。太老土古旧的,属于什么道光年代咸丰年代的,马上有人当场制止,不给再讲下去----想想,20年再重聚,光阴宝贵呀!不少精彩的故事,但无论什么一日千里一泻千里一知半解一世情缘,要评比,都不如谭校长的上课、补课和请家教来得精彩。有不同意的举手。于是想起当初86年9月初入中学任老师时,一个刚出校门的21岁的大男孩,一头长发,一脸秀气,一脑子书生意气,什么都新鲜,心里那个单纯哟!第一次听了年轻的和年老的教师们讲的故事后,赧面之余,震惊之余,笑到肚子疼之余,当即就大胆判定,社会上流传的故事,都是老师们编出来讲出去的!呵呵!想想当年“闻道”时心中的感受,20年后至今仍历历在心,可惜就是故事内容忘记了!今天的我,也是这样免俗地跟着讲点一泻千里的故事了!难怪谭校长说我,“你小子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姐们,20年了,在你眼里,我就这点长进啊?惭愧,惭愧!
                     四
      变化真是太大了。回想当年的我, 173CM的个子,毕业前的体检,只的100近重!咱家可不怕出丑说,那身材可是标准的林妹妹,个别女同学还想跟我换呢!现在也快跨入三高的行列了。记得大约10多年前一次路过佛山,到市委找靓仔阿杜,电话里说好我在传达室等他,那家伙在门口探探头,看了看,竟然没有认出我,转身而去,真把你气晕!呵呵,那时差不多150多斤,走路时不小心,两只大腿会相碰撞,差不多变成个猪头----认得出才怪!当年少年靓仔阿杜踢足球摔断了手,现在仍然在踢球,难怪复杂烦人的工作都没能在你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更显雄姿英发,真服了你!
      阿廖刚从西藏回来,半夜回的珠海,又跟8201班的同学在珠海晚上先聚了,第二天一早忍着低原反应从珠海开车赶到宝墨园,大家都表扬他是好同学,象《红灯记》李铁梅唱的,“有一颗红亮的心”。大学4年,青春似火,阿廖跟我鸭仔铺上下床了3年,吵过架,也动过手,可对这老三哥就是有一份很兄弟的感情!
      老熊当年已经比较成熟,也讲义气,偏偏遇上八弟我少年气盛,不懂世事,当年受了我不少苦哇。这几年情场得意,财运相信也不错,但多年的深圳生活,年轻时期“冲天一笑出门去”、“待到凌云始道高”的豪情壮志已经多少销磨了,与十年前相比,感觉整个人沉静了很多。想想也是呵,人到中年,万事皆忧,“几经风雨,豪杰消沉”啊,愿你继续走好运!
      当年曾经相约写本社会心理学的阿礼,经过了骚动全国海南潮,商海沉浮后上岸,现在在海口给共军官员上课。阿礼近年来只长脑袋不长头发,光头差不多要和阿洛日月齐晖了。胡姐姐那价值连城的师奶袋被如来妙手操作后空空如也,看着阿礼急得直抓自己没剩下几根头发的头,直让你忍俊不禁。
      其实变化很大的还有德敬,当年一样的竹杆八,今天已经巍乎高哉,一副方头大耳的福相。我们大队人马到达宝墨园时,他和曾班长已经早早就在门口等候了。略带疲惫,但一脸开心满足,呵呵,能给20年后代表全年级同学给老师讲话的曾班长开车,可是当年做梦都想不到的啊----再看看阿宗兄弟陪老广跳舞和分手时分开车送老广时那透亮的笑容,你就知道什么是他大学里的梦、什么叫做幸福了。广平的梦圆他乡,给我们的阿宗兄弟做成了吧?
      阿宗兄弟是值得钦佩的。当年据说每两个月可以节省10元蓝红绿的菜票换成RMB寄回家的穷人孩子(阿宗,此次时间紧不敢太打扰你,现在问一声,真有此事吗?如真有,我该向你致敬!),当年毕业时全班唯一的研究生,也早早地当家了,看得出,这个家还当得挺红火。可喜,可喜!
      班里的才女们,全都来了。叫人《别让眼泪流下来》的王主编,这次没眼泪了吧?如果有,也应该是开心的泪啊。MI叔在香港那么恶劣的商业环境里,还能不炒股票不炒楼,坚持做自己感兴趣的笔耕,风雨过后还能将它换钱,更是非常非常的难能可贵。老宋嫁入余家,幸福之余,还有时间思考人生吗?阿丽同志曾经沧海,大风大浪后,更加青春亮丽了,跟周班长喝花酒的动作很规范很潇洒喔。真担心我们的大部长晚上回家后向大司马交代多少遍都不能说清楚讲明白。……
      还有许多才子佳人的脸谱要写的。20年后仍然冲冲冲的广平兄,仍然平实稳重的阿灿,仍然英俊小生的阿宣,仍然优雅有度的胡姐姐,仍然尽心好人的朱妹妹……要写的东西太多,但书总是不尽情,言也总是不尽义。匆匆又匆匆,就这样干了这杯,千言万语,留在心里不说了吧。可今宵离别后,何时君再来呢?
                     
      最没想到的是,在美国生活多年的班主任高老师,竟然也来了。20年前,那时候师生关系是很不一样啊!还记得刚大一没多久,阿宣哥重感冒在床上挣扎,高老师送来了新出的强力银翘片;还记得高老师给我们上现代文学时说,“如果高某人早出生50年,也会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其豪情壮志给我们这些刚入校门没多久的文学青年多大的鼓励!亲身经历了中西文化比较的高老师,今天仍有很多东西可以教导我们。师长就是师长,就是高,一句ENJOY YOUR LIFE ,ENJOY YOUR EVERYDAY,道出了中美文化诠释人生的迥异,所谓至言不美,大音希声,但声声入耳。谢谢了,您高高的启明星。
                (老八2006年8月9日记于广州)
 
(林奋之: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现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