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回望音乐“单行道”  

2006-08-23 01: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望音乐“单行道”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回望音乐“单行道” 
                 --我与“单行道乐队”的音乐缘分
                       李广平

                         一
      1994年6月的一天,在广州的文化公园,广东人民广播电台音乐台在那儿举行一个“广东创作歌曲大赛”的季选颁奖演唱会上,我看见了几个长发飘逸的充满朝气的小伙子,当红DJ周兵介绍说他们是来自深圳的“单行道乐队”,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他们。记得那时他们有一个“发言人”摸样的人过来与我攀谈,自我介绍说是欧宁,是阿涛的好朋友和合作者,后来我才知道,欧宁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诗人。他向我极力推荐“单行道乐队”的音乐,说青蛙的吉他如何出神入化,说阿涛的创作力如何汹涌澎湃。我本来就是一个冲动型的摇滚“愤青”,于是对他们大感兴趣。记得我和阿涛当时热烈交谈,深深感觉他是一个志向高远而又脚踏实地的人,他说他和青蛙都是“客家人”,在深圳长大,他本人毕业于深圳大学金融专业,因为酷爱摇滚和创作歌曲,正处在是否把音乐当作职业去做的十字路口。我记得阿涛对我说过,一旦把音乐创作当作生命中的事业,就要做到最好,“我一定要做亚洲最棒的音乐人!”真是气势如虹,热血烫人啊!青蛙当时一出场,下面尖叫声一片,他也是大秀吉他技术,颇有吉他在手,睥睨天下的豪气啊!
                          二
      没过多久,我在任太平洋影音公司企划制作部主任时,就在副总经理陈小奇的支持下,想在音乐的形态上有些突破:针对人们都一直在说“广东无摇滚”、“南方无摇滚”和“摇滚不过江”的说法,我们都希望争取把这一新音乐品种做出来,用一批优秀的作品去丰富南方流行音乐的内涵。于是我很自然就想起了深圳的“单行道”乐队:和阿涛、青蛙联系,他们都非常乐意参加;其后还介绍了廖凯和他的“异教乐队”、青蛙自己组建的“新四军乐队”和广州黄勃的“盲流乐队”、以方辉为主创的“天窗乐队”等十支南方的摇滚乐队应邀走进了录音棚,开始了《南方大摇滚》的制作。
      1994年5月15日,由“太平洋影音公司”和珠江经济广播电台主办、广东第一张摇滚音乐专辑《南方大摇滚》首发演唱会在广州卜通100娱乐中心举行,“南方摇滚”正式登上了舞台!《南方大摇滚》里面有单行道乐队的《痛南方》,我至今都认为是难得的摇滚佳作,我非常喜欢这首歌曲:我认为无论是歌词还是曲子,都是阿涛音乐创作中难得的精品!每次听这首歌曲,我依然还会起一层鸡皮疙瘩。“从前的夕阳照着幽静的海岸/风带着忧郁下南方/门被潮声灌满杯中的水渐冷/陋室中伊人更孤单/嘶哑的唱片呼唤着旧日重来/痛苦的眼里没有光彩/流浪年代已过去落叶都化作泥土/出走者忘了归路(后略)”欧宁诗意的歌词,配上阿涛沙哑而暗淡的嗓音,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沉痛!一种欲罢不能,欲语无言的情绪弥漫期间,无法排遣;阿涛当时的许多作品,如《三元里》、《送国越南下》等等作品,都有这种难得的诗意与沉郁、喧哗与骚动、愤怒与痛苦交集的情绪在其中,这就是他这批作品特别耐听的内在特质,也是这种我称为“摇滚后遗症”的文化气质支撑他一路走了下来,不停写歌,不停唱歌,由南而北,走到今天。
                            三
      1996,阿涛和青蛙联手推出了专辑《姥姥》,这张专辑是南方流行音乐被忽视的优秀异常的一张很有分量的专辑,因为宣传和推广的无力,没有得到应该有的更多的喝彩与掌声;我自己一直钟爱这张《姥姥》专辑后;这张专辑有浓郁的南方文化气质和诗意的氛围;主唱“黑犸”更以他化妆演唱的举动给人“惊艳”的感觉;后来我看糅合东北二人转于摇滚乐中的“二手玫瑰”乐队的梁龙演出时候就想起“黑犸”,可以想见当时“单行道乐队”的前卫与大胆。1997年乐队曾努力制作了《最后的玫瑰》新的专辑,可惜临出版的时候签约和投资的唱片公司突然宣布解散关门,单行道乐队只好暂时宣布解散开始了乐队成员的各自单飞。
      这期间,我和青蛙阿涛断断续续有些联系:我约阿涛给廖百威的专辑写歌,他交给我一首节奏布鲁斯的作品,那时侯没有几个人写这种歌曲,周杰伦们还在读初中呢;青蛙在广州“混”的时候,我鼓励他必须搞创作和编曲,否则单靠一把吉他,路会越走越窄,果然没过多久,他就拿着他作的“DEMO”来我家给我听,我非常惊喜而且欣赏他的极有灵气的作品。
      转眼到了2002年前后,阿涛与深圳的女民谣歌手喜儿一起推出民谣专辑《苦菜花》,由中国唱片深圳公司出版发行。当时这张专辑的企宣刘新红给我电话,我感到欣喜的同时还答应帮他们做些力所能及的宣传工作。收到专辑后,我兴奋地给阿涛打电话祝贺他。后来说起为什么从摇滚转向民谣,阿涛平静地说,他本来听音乐就是从美国乡村民谣入手,到鲍勃"迪伦,再到U2,斯普林斯汀,一路下来,回归民谣是再正常不过。因为他发现,有时候,美国乡村民谣平静内敛的气质很像他自己这种南方人的性格,而且能在歌曲里表达更庞大的精神内涵和思想,它可以叙述许多故事,旋律优美的同时也具备强大的冲击力度,用温柔的歌唱去引发人们内心深处的波澜。
      果如其然,叙述贵州穷孩子的《苦菜花》,沉郁苍凉的《三元里》、温柔浪漫的《愿》、《青春之歌》、悲凉而不悲愤的《别人的新娘》、清新幽雅的《乡村之路带我回家》等一批有很浓南方地域色彩的作品在阿涛与喜儿的深情吟唱下感动了我,所以后来我听到阿涛的《猪都笑了》、《农村包围城市》和青蛙的《老张三步曲》等民谣以及其他民谣摇滚作品就觉得顺理成章了。是的,什么适合自己就用什么,什么能打动人就唱什么,不必太拘泥形式。
                          四
      2005年,我“挥泪北上”来到了北京。刚到北京,就听说青蛙已经早我一年北上。于是立即找到他的电话联系,没几天他就过来我家聊天,说起单行道乐队,他说他和阿涛又携手共进,做了几首新歌曲。我听了以后,很为哥几个的音乐欣喜。于是立即去他们在通州的工作室听他们录小样。我自己超级喜欢《一百零三岁》(后来因为出版原因改为《皇马传奇》),这首幽默反讽的重金属作品有强烈的生命意识,锋芒内敛而又咄咄逼人;《农村包围城市》则从农民的视角看现代都市生活,无奈中透着向往和羡慕,在文明的冲突中带出淡淡的哀愁;我想不到的是青蛙作词作曲演唱的系列组歌《老张下岗了》、《老张发财了》、《囚犯老张的独白》让我越听越悲哀:普通人老张在监狱里回忆自己的一生——下乡、回城、下岗、打工、做假酒发财、坐牢,这组歌是中国叙事系列歌曲的先河,用贫民与平民的心灵歌谣,揭示普通人平淡而残忍的人生故事,让我在反反复复的聆听中感动,青蛙可谓出手不凡;而阿涛拿手的情歌《不要离我太远》、《钢琴》、《伤疤》等歌曲籍着阿宝高亢而激情四溢的歌喉,都是让我欢喜让我忧的佳作:我很久没有听到真正的男人的“原生态”的情歌了,这几首歌曲真是解渴啊,在音符的飞扬起伏中,我听到了一个小男人内心的真实的撕心裂肺的呻吟和歌唱。我强烈推荐这几首粗躁的男人的情歌,如果你不感动得泪如雨下,那说明你——老了!
                          五
      面对这个浮躁而百花齐放的时代,我们依然有歌唱的欲望,这种感觉其实难得。单行道乐队以一种有点游戏的心态再出新歌,其实我知道他们一点也不轻松:游戏不是他们的目的:在搞笑中反讽、在幽默中批判、在平淡的叙事中加入沉痛的表达、在呐喊中找回生命的激情与尊严,这,才是他们的目的。所以,我给他们概括为:
他们是鲍勃"迪伦悲天悯人诗人情怀的中国传人
他们既温和内敛又激情如火
他们渴望用吉他拨动你内心最柔弱的部分
他们来自南方 他们关怀底层 他们热爱乡村与普通人
他们渴望撕破音乐种族的隔膜  自由释放心灵的震撼
为生命找一个出口  让歌声燃烧岁月
我们一起踏上
音乐的单行道
真的,听听他们《猪都笑了》之外的歌曲吧,你不会失望的!
                2006年8月23日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