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山鹰组合:飞翔中的歌唱  

2007-03-07 21: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鹰组合:飞翔中的歌唱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山鹰组合:飞翔中的歌唱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现场听一首陌生的歌曲被感动的了。可是那天在中央民族大学礼堂听山鹰的新歌曲《彝人之歌》时,我被深深打动了!这首第一次听的歌曲,没有完全听明白歌词,但有些歌曲不一定听完,你就会被打动,有想流泪想喊叫的冲动,那天的我就是这样。2006年11月18日,彝族的新年,按照他们古老的太阳历,一年收获的季节到了,该休息庆贺一下了,于是民族大学成为思乡的海洋,在歌声里我们共同完成了一次怀乡梦之旅。那天晚上,老鹰吉克曲布醉了,我也醉了;但朦胧中我记得《彝人之歌》的强悍气势、磅礴的情怀、催人泪下的内在精神气度,恰恰证明老鹰在自己博客上的自我介绍:生命是隐藏在心底的一滴泪水,坚强的流不出来,脆弱的一碰就碎""""""这是一首有史诗气质的大作!据说作词的是著名的彝族诗人吉狄马加,真是名不虚传。“我曾一千次,守望过天空,那是因为我在等待,雄鹰的出现。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知道,我是鹰的后代。啊,从大小凉山,到金沙江畔,从乌蒙山脉,到红河两岸。妈妈的乳汁像蜂蜜一样甘甜,故乡的炊烟湿润了我的双眼。守望过天空,那是因为我在期盼,民族的未来。我曾一千次,守望过群山,那是因为我还保存着,我无法忘记的爱。啊,从大小凉山,到金沙江畔,从乌蒙山脉,到红河两岸。妈妈的乳汁像蜂蜜一样甘甜,故乡的炊烟湿润了我的双眼。”山鹰在唱到“故乡的炊烟湿润了我的双眼”时,我真切地看到泪水在他们的眼眶里打转,什么叫灵魂的歌唱,这就是灵魂的歌唱!什么叫心底的呐喊?这就叫心底的呐喊!
      回到家里,我把《山鹰—忠贞》专辑和《山鹰—忧伤的母语》专辑再细细听了一次,我为他们的进步感到由衷的兴奋:他们已经长大,他们已经飞越心底的大小凉山,真正走向了世界的大舞台。因为,我在一次赴黔东南采风的感言里说过:“民族文化的神韵、现代歌曲的表达方式、远古先民的历史怀想、美如天籁的自由吟唱。”这就是我们今后创作的根!山鹰的音乐,就是具有这种特征。老鹰吉克曲布是一个有高度文化自觉的歌手,他对彝族母语的内在生命韵律,有高度的敏感,这个以彝族语言最早写作民谣歌曲的创作者,一直用他独特的声音,寻找彝族的精魂,他在车水马龙的城市吟唱高山流水,他在高楼大厦的旁边追随明月清风,尽管唱的是《残缺的歌谣》,依然让人热血沸腾热泪盈眶!

                        二
      大约是1994年中,广东电台新闻台的节目主持人邱丽萍拿了一盒由“山鹰组合”演唱的来自大凉山的彝族民谣歌曲专辑给我们,说是她出差四川大小凉山时候别人送给她的。当时,我和陈小奇先生都在太平洋影音公司供职:他是主管节目的副总经理,我是企划制作部主任。我们一听之下,颇为吃惊,简单的旋律,简陋的编曲,却掩盖不了他们演唱的天然的真纯与质朴,骨子里流淌的忧伤与抑郁;我们两个人都非常喜欢这些淳朴的来自大山深处的歌曲与他们那充满灵气的歌曲写作和演唱。可是,拿给发行公司的人听,他们说,卖不了!太土了!陈小奇力排众议,坚持制作!所以,在唱片公司掌握“话语权”还是很重要的,否则,没有这次冒险,怎会有后来“山鹰”的辉煌?!
      我记得当时刚好有一个活动:岭南流行音乐巡礼,主办单位是珠江经济广播电台,主事者是我的朋友陈石。我们太平洋影音公司的专场名为“太平洋风暴”,我和陈小奇老师都决定让“山鹰组合”参加这场在广州友谊剧院举办的演唱会。记得当时由吉克曲布、瓦其依合、奥杰阿格组成的“山鹰”就每人拿着一把吉他登上了大都市广州的舞台:一曲唱罢,台下的观众给予热情的掌声与喝彩声,台下的音乐人都看傻了!掌声雷动的同时,著名音乐人王文光(就是帮谭咏麟《还我真情》、帮李克勤写《My Shary》的作曲家)就过来问我:“天啊!你们从哪里弄来这几个土得掉渣的宝贝?可是他们的音乐真是好听啊!”这可能是西南少数民族歌曲在广州的现代舞台的第一次亮相吧?可惜当时没有“原生态”一说,但他们的“原生”魅力已经开始打动我们的心。
      经过这场演出的检验,陈小奇老师更加坚定了制作“山鹰组合”唱片专辑的决心;尽管一开始唱片定货会上只有几千盒的预订量,但事实证明:我们的判断是对的:民族音乐与流行音乐的结合,产生了绝妙的化学作用,一盒经典的专辑《走出大凉山》诞生了!该专辑发行超过30万盒,创造了一个当年音像界的奇迹。加上后来制作的另外两张专辑,总发行量突破八十万盒!陈老师命我为《山鹰组合—走出大凉山》写作一篇唱片文案,于是有了这篇写于1994年的小文章:
         “他们来自神秘、遥远、沉默而又气势磅礴的大凉山,那片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赋予他们纯朴、粗砺坚韧的心灵;他们来自那个以鹰为崇拜物,历史悠久,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形态、环境背景、语言系统的彝族,因此,他们的音乐野性而朴实、激情而自由、悠扬而绵长、粗糙而旷达,一如他们故乡的山风和秀水。一旦沁入我们这一些疲惫、蒙尘、迟钝的现代城市人的心灵,必将使我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灵震撼和审美感悟,在这个以经济关系主宰一切的商业化社会里,他们用独特的音乐语汇和自如洒脱的舞姿、沉郁粗旷的嗓音,给我们这个社会注入了何等清新的生命力!在这个日渐疏离、隔膜、心理防线愈筑愈厚的人际关系恶化的社会里,他们让我们感受到人性的温暖和单纯、情感的真挚与厚重;同时,他们还让我们感应到了流行音乐的另外一种可能性:音乐文化在与异族血脉相交融的汇合之后,将产生一种更为强悍的生命力和内在的情感张力,让我们在摩天大楼的阴影之下,认识三个鲜活的音乐之魂。
      他们的声音来自他们的心灵深处,自然天成,不加修饰;他们和现代唱片工业的汇合,是一次古典与现代、汉民族与彝民族、主流音乐与非主流音乐的多方面强力碰撞!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矫情,更不会去刻意媚俗,他们只想在一个泛卡拉OK的年代里,显示一种与众不同的音乐个性、文化原生力和来自遥远山川部落的呼唤而已!
      这是一股无法抗拒的魔力,请随着她的牵引,乘上山鹰的翅膀,翱翔蓝天!”
       我记得,1996年吧,我们太平洋影音公司的签约歌手集体在南京还举办过一场大型的“太平洋风暴”演唱会;其后,南京报纸《金陵晚报》单单报道了“山鹰组合”演出的盛况,大加赞赏,溢美之词令我和其他歌手都感到郁闷和遗憾!从此,“山鹰组合”算是在全国逐渐走红;到后来从云南、四川、贵州“大火”
一路“烧”回广州,唱片大买,算是给我们公司的唱片销售部门上了一节关于唱片营销的实践课!                        

                          三

       2004年推出的《山鹰—忠贞》是一张被严重忽视的卓越而优秀的专辑。是啊,在这个众声喧哗、日益浮躁的商业化市场化社会里,山鹰在面对自己的音乐梦想时,依然在勇往直前,而我作为一个他们的听众,却往往会黯然神伤!《山鹰—忠贞》是一次寻找民族灵魂的漂流之旅,也是对城市文明反思、批判之旅。从忧伤的《序曲》开始,老鹰的目光就越过千山万水,回到了大小凉山的山涧清风里:《橄榄树在梦中结满果子》里面那几句吟唱在我听来是撕心裂肺的哭泣之声“老人临死之际/眼光穿透虚无之境/将最后一碗酒倒出来/祭奠山神/有死者棺木放于水中在祈祷和歌声中/漂流为梦魂……”沉痛而压抑、无助却坚强、野性而温柔、忧伤却坚韧;《把歌放在酒里唱》和《如今的情歌》都是典型的“鹰式情歌”:温柔如水,真纯如酒,柔肠百结,沉郁朴素,是他们在仰天长啸前的深情回眸,是对彝族部落母亲的难舍难离,是梦想少年的青春呓语,是刚强汉子的深切倾诉;如果说在《忧伤的母语》专辑里山鹰试图完成一次回归母亲血脉心路旅程的初步探险之旅的话,歌曲《忠贞》就是一次文化自觉的宣言与呼告:“说了反而会好/不说心儿会撕裂/这句话我忍了千年万年/我爱你/开始只是细流/后来变成了汹涌/多年来我梦里重复那句话/我爱你”,激情如海浪般汹涌,只为了表达对这片古老土地的血泪之爱!真是因为有对母语的忧思与反诘,山鹰才获得了对汉语的颖悟与思索,老鹰吉克曲布对汉语语言表达的精准与把握,大大超出我这几年对他的估计,思想的成熟是内在的,语言的表达在歌曲里化做简洁的跳跃的诗句,与他的音乐水乳交融,浑然天成。
      我看了吉克曲布答记者的系列问题,对他来自生命本体的一些思考大为赞赏!他对彝族音乐走向的把握,他对作为一个彝族人的文化传承者的使命感和忧患意识有强烈的认同与实践感受,他们定期回到四川、云南的彝族山塞中采风,把他们对母语的切肤之爱,化作一首首动人的旋律,芬芳我们麻木已久的听觉神经,给我们美丽的刺痛感受!怪不得世界著名作曲家、奥斯卡金像奖的获得者谭盾先生在听到老鹰吉克曲布的一些作品后,惊叹不已,说他们的音乐完全可以作为音源采样的素材!我想,谭盾真不愧是有眼光的大师!因为,山鹰们的音乐来自故乡厚重的大山,所以底气十足;因为,他们来自底层,所以他们的音乐是和彝族人气息相同、血脉相连,所以他们在大小凉山有着神话般的文化地位。他们会否成为音乐大师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彝族人的文化大使:用歌声延续一个民族的记忆,这难道不比简单的流行更让人激动吗?
   继续飞吧,山鹰,期待你们的新声音!

                     2007年3月7日星期三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