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徐德昌先生一路走好  

2008-04-23 10: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德昌先生一路走好

徐德昌先生一路走好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我没有见过徐德昌先生,但久闻大名。前不久和北京的一个乐队的朋友还谈起过他,说他的鼓影响了内地无数的摇滚青年。今天看洪启博客,知道昨天,他因为肺癌去世了。齐秦赶回台湾,遗憾的是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前些日子,我和洪启一起在齐秦北京寓所吃饭时,他曾和我们说过阿昌得肺癌的事,没想到这么突然地就离世了。
        徐德昌先生是“虹”乐团的鼓手,另外三位是键盘涂惠元、吉他江建民、贝司刘天健。这些音乐人都是台湾流行乐坛的巨匠人物。
       转一篇他生前的访谈,做个小小的纪念;而且,我认为这个访谈非常重要,是台湾流行音乐变迁的一个历史记录。愿徐德昌先生安息,愿他一路走好。
             《虹乐队鼓手-徐德昌访谈》

虹乐队的来由:当时国外有一支乐队叫RED。我们是为了有别于这个“红”,就取名叫“虹”,RAINBOW。后来变成了为音乐在做工的虫。《纪念日》里也有一首歌叫《虹》。

涂惠元,键盘手;江建民,吉他,编曲,双鱼座;刘天健,贝司手,山羊座;我,鼓手,狮子座。

我们四个人,是四种个性。我们很和谐。再加上小哥当时的号召力,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

我们是第一代虹乐队成员

台湾的卡拉OK时代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当时的环境非常有利。是因为小哥的眼光,硬要组成虹乐队工作室。虹乐队的合作对象几乎包含了当时台湾所有歌手。

我们是第一代虹乐队成员,都很年轻,我们崛起的那个年代是台湾音乐转换的一个时期,从以前的校园民歌,换了一批音乐人和乐手。前面有李寿全他们,把音乐的东西带领到很适合我们发展的程度。

我们四个人,再加上小哥,只要我们和谐相处地去创作,丰富性会比别的组合大。我们四个在音乐上方式都很独立,小哥是在旋律上的统合者。在创作里各有各的方式,最后还是要一个统合者。我们最早的音乐的启发是小哥、天健跟涂惠元。他们和小哥从旋律和词做要求,涂惠元提供编曲。当然这个音乐类型里,每个人都有一部分。但由他为主导,其他人加进来。所以,大家的分工都还蛮好的,都蛮独立。我们四个人没做多久,就各自在各自的领域里分别发展了。

小哥因为天健在他的制作部上班,才把我们四个人引荐凑在一起。我们四个人其实读书时候也就认识了。天健跟江建民是同一团,我跟涂惠元是同一团。我跟刘天健同一团,我们会这样的组合。你知道,我们跟过很多乐团,比如说我做过《幻眼》,我是第一代《幻眼》。我也做过哈林的《伤心歌手》,台湾的乐手就像香港恋爱八卦,相互是交叉的,比如说张柏芝跟谢霆锋恋爱,谢霆锋又跟谁谈恋爱,我们台湾的乐手的圈子是很开放的,因为它正在蜕变,台湾的经济又正在发展。

我们感情一直很好

我们四个乐手,感情是一直很好的。从一开始有车的是涂惠元,四个人坐他一部夏利。台湾有个阳明山,很少下雪,有一年阳明山下雪,我们就开车去看。从立交桥下来,涂惠元闯了一个红灯,交警就过来了。四个小孩子吓坏了,赶快开车乱跑,把车停好,躲在别人居民楼的楼梯间,躲了大概10分钟。那是自己吓自己,后来发现没事了才下来。我们那时大概20岁左右,常常发生这种事情。

我们的个性都有点独特。江建民有一点疯狂,他会假装自己是花,或猪。比如我们在等录音的时候,很无聊,他就假装自己是一头猪,在花盆旁边要去吃花。双鱼座的人。呵呵。小涂很天才,我跟他合作的时候他才15岁,初中毕业。他是从小学就学琴的小孩。那个时候合成器刚出来,现在大家已经广泛使用了,但当时是刚开始使用。涂惠元已经是用得非常好。所以在当时,他是属于很天才的小朋友。他本身又有古典功底。我们做的是摇滚乐,但他在学校里学的那些和声、弦乐、配器,都有很正统的知识。我们当中只有他是正统科班的。我学航海,江建民学美工。刘天健学语文。只有涂惠元学理论作曲,副修钢琴。所以,江建民是以自己独特的创意进入到音乐圈。涂惠元跟江建民的不一样,小涂进音乐圈的时候没有用太多理论知识,他用他自己的感觉。

小哥年龄最大,江健民是1961年出生,我是1962年出生,刘天健1963年,涂惠元是1966年。我们里面,我可能是最没风度的。以前录音,他们在里面录,我在外面控制。比如说江建民在里面弹吉它,我就讲说,诶,小江小江,你那个前奏可以怎么弹怎么弹,他就说,诶,你每次都叫我弹这个,什么什么的。我就不开心,就想冲进去跟他打架。呵呵。都会有这样的摩擦,但都是为了音乐,而不是别的啦。

我们曾是台湾音乐的非主流乐手

我们这几个人经过这些年,只有小江没有变。小江是一直喜欢在录音棚弹吉它。他一直没有变,他不喜欢做别的。涂惠元在自己开公司,我就开强力录音室,天健就管唱片公司的行政工作。他本来是台湾索尼的副总经理,被挖跳槽到华纳当总经理,只是还没有公布。第一代最经典的是《纪念日》,是我们这个组合第一年出的作品。我们当时也算一种革命,我们算是台湾音乐的非主流乐手,是被排挤的。有人觉得我们在抢饭碗。整个唱片内容的企划天健是占了很多因素。他的专长就是在唱片企划这样子,规划的内容他占了很多比重。创作力就是大家的火花。

那个时代,我们很幸运地碰到李格弟这些写歌词很棒的人。

现在叫我做音乐的话,我比较属于自己思考的人。一开始我可能是因为我的才气进到这个圈子,如果不思考,时间久了,就会变成“匠”。比如说我们创作一些东西出来,创造一个摇滚,是属于台湾通俗音乐式的摇滚,或者是齐秦式的风格,就会有很多人要求我们做这个东西给他们。比如说,我们做红了许茹芸,《如果云知道》。就会有人来找我们做这个东西,我们就要做十种不同的《如果云知道》。那就变成一种“匠”,变成一种模式。可能我们创作了这种模式,后来就会变成一直在复制这个东西。所以才说,一开始是从“才”变“匠”起。

高尔夫对我的音乐的启发

我喜欢高尔夫以后,才真的把音乐变做兴趣,因为我本来要靠音乐赚钱。我有个录音棚,有收入,基本上对音乐的制作只是工作。以前音乐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工作。我从来没有换过这份工作,从我十七八岁开始打鼓,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换过音乐这个工作。自从我打了高尔夫,音乐就变成了我的兴趣。可能因为我的录音棚不需要我担心什么,第二个,我比较属于自己思考的人,我会给自己归类。音乐是激发你的内心情感,贯注在你要做的歌里面。就像是演员,投入在情境里面,把自己的情感发挥出来,用音符感受到,掏心掏肺,尽量地热情。可是我打了高尔夫以后,我就觉得,刚好颠倒,音乐很深沉,让你要规划。好像小哥讲的,一个创作人的思维是天马行空的。如果我是经营者,我要规划这个东西,它才会卖钱。你知道吗,我慢慢地把自己训练成一个经营管理员。以前我是排斥经营管理的,我自己喜欢做音乐。天健曾经劝我说,阿昌,不要再打鼓了,赶快来做这个工作。我说,谁喜欢啊?

以前小哥问我说,你的最大愿望是什么。我说,我想在万人演唱会打鼓。这就是我的初衷。他说,这个太容易了。哈哈哈。

这么多年来都一样,可能我比较自闭吧。打鼓以后,我就比较陶醉在那个环境里。那个环境是很自我的,我喜欢这样。再一个,它也让我满足。

我从一个从事音乐工作的人变成经营者,就是什么音乐都要接触,会改变做音乐的初衷。所以,我们几个人,只有江建民没有被变的。

江建民不做任何其它事情,不做任何调整,在台北的录音棚弹一弹,到了北京的录音棚继续弹。他不会像我们,再弹五年可能就换个工作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他就是那么天真。双鱼座的人,浪漫,没办法。

涂惠元是用音乐人的角度做生意,所以很辛苦。他一直在内地签新人。

我们曾处于通俗音乐精华的年代

台湾音乐的鼎盛时期,从1970年左右开始,当时大家都想用台湾当一个窗口进入到内地。很多国外的公司也投入到大陆市场。台湾的唱片市场变得很有制度化。每一层的专业人才都是很健全。所以说我们当时的环境是现在这个模式的雏形。现在大陆热门的版权经济,当时台湾的唱片工业在这一部分已经做到了。我是觉得大陆将来的唱片工业体系应该是直接跳过去,就好像我们台湾有录影带时代,大陆可能就直接跳到DVD市场,与世界同步。我们当时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音乐圈的人整体素质都不错,是属于台湾的通俗音乐比较精华的年代。

内地比较熟悉的是台湾以前的校园民歌,《恰似你的温柔》,梁弘志的那个时代……《读你》……然后到后来就是李寿全《一样的月光》……罗大佑的《鹿港小镇》……台湾的乐风慢慢偏向摇滚化。对于我们这些比较喜欢摇滚的乐手,当然就如鱼得水。台湾的音乐大环境是个不一样的市场。如果针对本岛的消费力的话,它就只是一个岛,蛮少的。它的音乐在本岛的经济效益很小,可是对整个华人音乐的影响倒是蛮大的。如果讲到政治的话,我觉得跟政治是有一些关系。在国民党的控制下,不断地推广美啊体啊这些,好像就是,不让台湾人参与政治,但让台湾人做生意赚钱。在这个环境下,整个文化背景就是学习普通话,所以胡适啊,白话文、文言文都是这样过来的。这些用语、文化在台湾很生根。但在同一时代上,内地可能流失掉了一些很宝贵的东西。

大家都没办法预料将来要流行什么

从七十年代台湾音乐的鼎盛时期开始到现在,整个唱片市场的结构发生改变,所以没落了。这是全球性的。唱片业全球都是不行的,美国也是这样。

到周杰伦,我才觉得有了一个新的局面。他也是受争议的,有人不听他的歌,但他还是居于领潮地位。假如我以一个音乐人的眼光欣赏,他的歌的优点是简单,点子好。以市场的感觉来看,最大的消费群是学生,从中学生到大学生,是听音乐最坚强的消费群,这些人都是新时代的人,想有一些新时代的变化。周杰伦就是变化里让大家接受的人。他写过很多大家都能听懂的歌,他并不是只有写别人听不懂的。所以,我推崇周杰伦的原因是,他真的是有功底。就好像有人讲,谁谁谁帮他编曲,谁谁谁帮他写词,这种说法当然OK,可是,编曲也没有编出另一个周杰伦来。你懂我意思么?原创的功劳一定要给他。当然有高级编曲、才气编曲,但是,杰伦的功劳我觉得要肯定。所以,你看,现在大家都来一点中国味,大家都来一点嘻哈,大家都来一点R&B,他把整个时代改成这个样子。对我来讲,他证明了一件事情,就是对于音乐,大家都没办法预料将要流行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