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作家听李思琳的《奇异恩典》(董桄福篇)  

2008-06-26 17: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众天使而来的“奇异恩典”(下)
        
——关于近三个月来经历,聆听,救赎的心灵笔记
                                  董桄福/文
6.
    整个大地震都是天使的受难,那么多孩子,那么多孩子离开大地,直奔天国。地上少了几多的笑声,少了几多的生气。在这样的时刻,怎样的做法才无愧于这些天使?
    责任的追究?仇恨的累积?种种的纪念,吊唁,祈祷,呼告……注定无法让已经出离的孩子回家,无法抚平心中的创痕。“凡爱过的,永不遗忘;凡受过伤的,永远有创伤!”诗人余光中先生如是说。我在十几年前评述余光中先生的诗文的时候,诗人回函说,那是他读到的解读他的诗文最深邃的文字之一。那篇《开怀纵笔,难尽乡愁》的文章现在还是我解读归乡和愁肠百结时常常翻阅的参照。
    在如此灾难的时刻,如此“生死乡愁”的时刻,用什么来疗救?谁又真的有能力来疗救?谁能够在这样的时刻换来内心的和平?
    不断出入教会,不断参与活动,不断写文章呼告,不断祷告,不断祝福……其实我知道,离去的再也听不见,幸存的不愿意听见。在生离死别面前,这些作为到底能起怎样的果效,没有上苍的祝福和保守我们何其软弱。人类用五千年建城,大地用两分钟夷平,一个失去大能呵护的生命如何才能与世界保持平衡?这个问题像哈姆雷特的质问一样:生存还是毁灭?活着或者离去?
    深刻的感觉到自己需要承担,这次灾难有我的责任。整个人类心灵层级的降低,物欲的强化,对大自然的掠夺,种种的罪因让大地不堪重负,让美善失血。
    人类在宇宙中的客居反客为主,“人”字的结构过于简单,以至于太多的眼睛忽略了内在的深刻。左边那一撇被我们的时代发扬得淋漓尽致:那是高楼,那是快速增长的物质财富,那是GDP,那是膨胀的物欲,那是不断累积的贪婪,那是充斥着报刊杂志的暴力和犯罪,那是谦虚缺失以后昂起来的无穗的禾苗,那是超乎另外一捺太多的浮华,那是这个时代,这个群体,这个失却若水品性以后注定会遭遇的枯槁。
    但是,缺少右边那一捺的“人”字还是“人”字吗?那一捺是精神,是心灵,是生命的崇高和敬畏,是爱与恩典,是赞美和咏叹……看起来似乎短一些,其实是真正支撑着物质大厦的支架,是撬动物质世界的杠杆。
    一撇一捺的合作,和谐,和睦构成大写的完美的“人”字。
    可惜,一个拜物教风行的时代,一个抹杀精神信仰的国度,太多的耳朵听不到人字的礼赞。
    于是,大地震怒。于是我们的咒诅成为我们必须承担的现实,我们的担心成为我们必须面对的事件,我们隐隐的不安成为我们流泪的理由和结果。
    我必须承认,我与这次灾难有关,我的思维创造了这样的灾难,我虽然沉浸在深深的责难和痛苦中,我感到必须承担起来。
    因之,我需要另一种面对的情态,另一种心境。我得用更多的祝福来承担。
    我很庆幸,世界上有信仰这种东西,有可以依托的万王之王。
    我庆幸有歌曲这种艺术,与神恩连接,借助一个天使的口传唱。
    我庆幸我听到了,我也可以在沉迷的时刻与音符一起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可以期望那个最终的结局:爱把恨打败!
 
7.
    李思琳的《奇异恩典》终于出来了,并得到李广平弟兄第一时间的馈赠。这当然不仅仅只是一张碟子,几首歌,一个天使纯美的形象。这是在多难的时刻坚守心境纯善的一次祝福,一次祷告,一次蒙恩。
    收到碟子的那天是周末,我来不及聆听,却是先刻录了四张出来——向李广平弟兄及出版机构谢罪,从版权的角度,这绝对是不能允准的行止。但是,现在没有办法买到碟子。除了我,我知道有几个天使正需要,甚至比我需要。于是,听从内心的呼告,我第一时间将四张碟子分别送给那个翅膀受伤的天使,送给那个七岁半的男孩子,送给教会内一个我认为需要的姊妹,那个姊妹晚上回复说:谢谢董老师,您送的光碟和卡片——蓝丝带爱心卡——我非常喜欢,好美的圣歌!
    当然,还有一张送给一个准妈妈肚子里的未来天使,我希望她从那天开始,每天聆听小思琳的歌声,让母亲和圣婴一起感动。这是我送给那个未出世的孩子的礼物,也是迎接他/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方式。
   我知道,这个专辑里的11首歌曲都满载着圣灵的感动。一个天使足够感动一群天使。
    果效其实很快就反馈了,孩子们的那种喜乐让母亲再也不知道怎样言谢。我说,要谢就谢上主的恩典。就去结识那个“好朋友”。
    那个翅膀受伤的十七岁的女孩说:叔叔,能否介绍李思琳给我认识?
    我说,听她的歌的时候其实你已经认识她了,感动的时候已经与她成为姐妹。
    因为,连叔叔也是这样认识这个“永远的小孩”,认识这个高举着十字架的天使的。
    至于在生活中,见面早已只是形式。当然,如果真的必要,一定有一个机缘架设一座桥梁,让你与歌声的源头交汇。
    现在我知道,一首充满圣灵感动的歌谣会怎样的医治烦躁,抚平种种心灵的褶皱。
    我甚至也相信,一个完美的天使一定可以疗愈一个翅膀受伤的天使,那可以疗愈天使的天籁一定也可以疗愈一个民族。
    我们的国度,我们的民族出离赞美,感恩和祝福太久了。一个牢骚满腹,只会抵制的民族成不了伟大的民族。一个缺乏祈祷,不会感恩的国度也不会是万王之王的国度。从这个意义上,从我正在要全力推出的激励型社会的大教育理念的角度,这一张专辑可以算一个标记。美善的标记一旦出现,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尤其是在这样一次巨大灾难的夹击下,美善的种子会冲破厚厚的世俗尘土,开出美艳的花朵。
这是一个标志。就像李广平弟兄的其他音乐作品,自从成为主的孩子后,那种灵性的内核增加了多少的力量啊!
    我在这张碟子的赞美祈祷中为这样一次标志性的出品祝福。
 
8.
    或许,总有人不理解信仰,不认可那个伟大的父亲。
    世俗给了我一次机会解读这个疑问背后的答案。
    实际上,身心灵三位一体的生命状态最恰切的指证了现实。但是太多生命失衡的人不知道失衡的地方所在。
    在上礼拜的一次小型读书会上,我分解:
    一个生命的真正和谐就是身、心、灵的和谐。我们社会现在大呼和谐,其实,当和谐被强制提出来作为施政纲要的时候,可能,我们早已出离和谐状态很久了。真正的和谐无需倡导,那就是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最自然轻松的状态。
   现在需要提出来,说明我们早已受到不和谐的挑战。
   这个社会崇尚物质,但是,再多的物质也只是喂养身体。只能让身体因拥据过多而沉重。并且罹患种种疾病。吃得太多病症更多,住得太大压力更大,占有更多操心更多。物质并不能喂养别的,使人真正成为灵物。
    身靠物养。心靠知识和技能,靠智慧来调适。所谓调整心态。这就是心的功课。心态调节好,掌握知识多,智慧高深,可以调控物质,掌控身体。二者相辅相成。
    遗憾的是,我们社会的大多数人到此为止。从来没有重视过“灵”的层面。于是乎灵一直饥饿。
    灵只有靠信仰来牧养。灵魂的成长与生命的成长是一样的,也需要精心的陪护。
    身心灵不协调来自于社会价值观只重视“身”,勉强注意“心”,但是几乎将“灵”遗忘了。
    信仰之不存,拿什么让永生的灵魂来帮助生命真正达成晋升?
    另一个和谐的层次是人与宇宙自然的协调,与社会及别人的协调,最后是与内在自我的协调。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倡导“天变不足畏”,与大自然会有什么协调?倡导自我为中心,自然就要与别人发生种种征战。以至于到处抵制,到处树敌,到处作恶……以此法则如何成就大和谐的果效。对自我而言,否定精神价值,从不向内心求取救助和改变成长的真相,自然会出现种种的生理和心理以至于社会的问题。
    天使翅膀受伤的原因,这是很典型的一个。
    救赎的出路有,激励型社会价值观的倡导彰扬,信仰的复苏和祝福的昌盛,借此蒙更大的福泽,让世界变得更温雅,更和睦,更相爱!
 
9.
    当然会有更自我的人提出更无知的问题:我只相信自己,哪来什么上帝?上帝如果存在,他在哪里呢?
    信仰需要证明是信仰本身的悲哀。但是心灵层级太低的生物无法理解更高一级的存在方式也是预料中事。所以,如果还是要证明一下,并且用人类能够流畅理解的逻辑。我只是说:上帝其实就是造物者,就是父亲。
    我相信你一定有父亲。我对那个提出疑问以此挑战的朋友说。
    当然有。他非常自得。
    你父亲一定也有父亲。就是你爷爷。
    当然。他还是相当自得。
    你爷爷一定也有父亲,你爷爷的父亲一定也有父亲。继续往上追溯,即便追溯到始祖,那个始祖一定也有父亲,就是那个创造者。
    他表示同意。这是逻辑,当然只需同意。不能不同意。
    你不能因为你不认识你爷爷的父亲就认为他不存在吧?
    往上更多的人也如此,不能因为你不认识就否认其存在。这也是逻辑。
    再看眼前的物质,你手里的书本,你做的凳子,你居住的屋子……哪一样不是被造物,那个创造者就是这些物的父亲。但是,即便那个父亲还有创造他的父亲。
    如此追溯,那个最早的源头就是万王之王,就是天父,就是我所称谓的上帝。
    如果我们追溯到这个源头,我们的生命就可以连接到那里,得到更深远的支持。
    这就是简单理解信仰。信仰就是相信源头,仰望最早的创造者,从而觉得枝繁叶茂,认同自己并非孤独。
    就可以领受原初的恩典,像李思琳小天使在《赞美之泉》中唱的一样:
        从天父而来的爱和恩典
        把我们冰冷的心融解
        让我们献出每个音符
        把她化为赞美之泉
        让我们张开口举起手
        向永生之主称谢
        使赞美之泉流入每个人的心间
 
    这首歌词的作者是傣族舞蹈家刀美兰,我们所有人都亲切的称她为大姐。三年前,我曾经在她西双版纳的家里聆听她讲自己的故事,都是关于恩典的故事,这个从小就不断遇上恩典的人,生命中的每一段都充满华彩。她甚至讲到,从来没有蝴蝶出没的家里,她母亲的还魂日子居然在蚊帐上出现美丽的蝴蝶……这样的细节我记得。我更能体察她写的这歌词的深意,李思琳用童稚而饱含感动的天使之音吟唱,感动岂止是因为想起一些人,更是因为似乎回到了那个原初的父亲的怀抱里。
    作曲者游智婷在台湾的一次大型《赞美之泉》敬拜会上的行止也一直是我的喜爱,每每听到她深情传述神的话语:“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就觉得,救赎的时刻近了!
    现在,这些零散的影像集中在一个天使的歌声中,谁又能拒绝回到最初的父王哪里呢?
     因为在聆听的时候,我们感到了真正涌流不绝的赞美之泉,这会成为一个民族心灵复苏的启幕。
    尤其是,当我不断听到那些孩子们给我的反馈,对歌声的喜爱,以及对更神圣的音乐的感恩的时候,我知道,时候已经近了。
    可以让天使受伤的翅膀恢复的歌声一定也可以让一个民族的良知觉醒,让所有无意义的抵抗顺服,进入真正的澄明之界!
 
10.
    收到碟子以后我曾及时向李广平弟兄致谢:
    “广平弟兄:惠赐的光碟收到,蒙神恩典,能够完整的聆听思琳天使般的吟唱,实在是一种福泽。您有如此天音的女儿,感谢主,为这个干枯的世界带来润泽的甘泉,还有什么比拥有这样的孩子更让人喜乐的呢?!一个孩子加上她的纯净的歌声已经创造了一个新的天地。再次的祝福孩子并谢谢您!董桄福6月23日于昆明。”
    正在聆听并书写这些感受的前面部分的时候,收到广平弟兄的来函:
    “董桄福弟兄好!
    有空写写你听《奇异恩典》专辑后的感受。文章长短不拘,有真感受就好!特别是主内弟兄,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所以,我最喜欢听到主内弟兄姊妹对这个专辑的评价。
    感谢神!小女的专辑问世后,获得作家兄弟们的特别好评。我也认为这是国内少有的一种文化现象。也许是国内目前关注心灵的音乐太少,所以我们收到赞扬。这一切,归于主的恩惠与润泽!
这好似一张可以慢慢听的唱片,适合你的慢生活态度,喜欢昆明,这是一个让心灵安顿的好地方。李广平2008年6月24日在北京。”
    这个工作其实并非因为吩咐才做,收到函件的时候,我已经写了前面好多部分了。我知道,这样的赞美音乐,这样怀着信仰从事文艺的人太少了。只要有,一定要让更多的心灵知道。何况,我身边的几个天使也正在接受着“奇异恩典”的洗礼。我正要报告这些福音给“赠我桃李”的弟兄呢。我正要给李思琳小天使更多的祝福呢!
    如他所说,在昆明,在一个适应慢生活的地方,聆听这样的音乐正是神的恩典。我定义这个高原是中国的诺亚方舟,在这艘大船上,我所意欲的教化任重道远,大教育方案刚刚完备,启幕在即。两天前,昆明《慢生活》杂志又坚持要将我作为“生活家”做了一个专访。我想,生活家的责任就是让人理解幸福。而作为教育者的责任则是教化人心,认识更高更远的父亲,让生命回归神圣。作为心灵导师的责任则是扭转那些偏移航向的心走上正途……向可以停靠的港湾迈进!
    李广平弟兄的这个认同,期许,正好与他的爱女的歌声一样成为这样一件伟大事业启幕途中的伴奏,或者激励。
    我想,在这艘船上,在这个地方,一个人的心灵安顿不是真正的安顿,建立在太多人苦难基础上的安顿其实是一种折磨。
    真正的安顿是要让所有地上的人心都能安顿。所以,我觉得自己面临的业障多么的高越,要攀登谈何容易?
    故此,更感恩这些孩子,这些天使,逐渐的醒来,参与进来,一起开始我们心灵的重造。
    当然,我的这些文字及我所要做的都很渺小,以悲悯之心做朋友式的触抚,我仅能做这样低调的照耀。害怕月亮,还害怕太阳。那种所谓光芒会让眼睛生生的刺痛。所以,有些文字只是一个档案。我的也是,油灯,或者小蜡烛。无法照亮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民族,只想照亮自己的心,自己的母亲,自己的孩子以及身边有限的经历着苦厄的人。所以,如果有几句话可以写在前面,或者后面,只能是朋友,读者,朋友式的读者,听众。我的文字只是小房子里的一丝微弱的光,一点味道并不够的盐。谨此而已!
    好在,李思琳小天使的音乐就像青鸟之鸣,在感恩之旅中激越,在氤氲的灵动献唱中上升。
    我们的祝福有一天会从天上降下。有一天,凡有眼的都会看见。
    因为,现在,凡有耳的都已经听见……这歌声正在伴随心灵的风筝往高处飞!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