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诗与歌是艺术世界的孪生子  

2008-10-21 23: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与歌是艺术世界的孪生子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诗人多多,他的满头白发,和另外一个白发诗人芒克一样,成为一种诗的象征!)

 

         诗与歌是艺术世界的孪生子

                 文:李广平

      诗人是世界的先知。

      我这几天开始读《多多诗选》,花城出版社2005年1月1版。这本中文世界最优秀的诗集之一,带给我心灵无比的愉悦和兴奋。多多的诗句意象纷呈而奇特变异,画面感极强而气息饱满,给我许多启发。

      最让人充满敬意的是,他居然可以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一直写作到现在,依然激情飞扬而对生命做全方位的诗意表达;这一点让我充满敬佩之情。因为我自己年过三十以后几乎就没有写过诗句,当然,如果歌词也算诗歌家族的一员的话,我也算是个诗歌世界的边缘分子。但我对诗歌的敬意从未改变。

      多多的诗,“通过对于痛苦的认知,对于个体生命的内省,展示了人类生存的困境;他以近乎疯狂的对于文化和语言的挑战,丰富了中国诗歌的内涵和表现力。”(首届今天诗歌奖授奖词)

      更让我感到惊异的是多多的早熟。1951年出生的人,在1972年就写出了他生命中第一批重要而成熟的诗歌。而且不是生命年龄的早熟,是思想与表达的天才和成熟!他写于1976年的诗《教诲》(1976)一诗,副题就叫“颓废的纪念”:

只在一夜之间,伤口就挣开了
书架上的书籍也全部背叛了他们
…………
他们所看到的永远是
一条单调的出现在冬天的坠雪的绳
他们只好不倦地游戏下去
和逃走的东西搏斗,并和
无从记忆的东西生活在一起
 …………
他们的不幸,来自理想的不幸
但他们的痛苦却是自取的
自觉,让他们的思想变得尖锐
并由于自觉而失血
但他们不能与传统和解
虽然在他们诞生之前
世界早已不洁地存在很久了
他们却仍要找到
第一个发现“真理”的罪犯
以及拆毁世界
所需要等待的时间
…………
但最终他们将在思想的课室中祈祷
并在看清自己笔迹的时候昏迷:
他们没有在主安排的时间内生活
他们是误生的人,在误解人生的地点停留
他们所经历的——仅仅是出生的悲剧

 

       这本诗集的编辑林贤治老师评价道:诗人坚持为历史作证。这首诗,就是由他所作的,就整个中国诗坛而言迄今最完整、最深沉哀切、也最为有力的一篇证词。说的实在是沉痛而确切。

      我自己感受,这首诗具备中国诗人最缺乏的一点:浓郁而厚重的关怀人类与身边每一个人的悲悯情怀,也就是宗教情怀;这些终极意义上的追问,我们的诗歌是多么稀缺!。

      每次回广州,都要到林先生家里坐坐,吸取思想的养料,充实生命的激情。 

诗与歌是艺术世界的孪生子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热爱诗歌是一个人生命依然年轻的重要标志。

      语言是我们生存的家园,诗歌是这个家园中最美的风景之一。

      我自己从事流行音乐的填词工作,我的感受是,我从中文和外文的优秀诗歌中吸取了太多太多的优质营养;最好的歌词就是最接近诗的意境的而歌词,诗与歌是艺术世界的孪生子;没有诗意的歌曲一定不是感人的好歌曲。我自己创作的最喜欢的几首歌曲,如《你在他乡还好吗》、《潮湿的心》、《101个祝福》、《爱把恨打败》、《盲童》等等,都是用诗的手法和意境写出来的。

      读诗是我生命中最美的享受。

      前几天,我在博客上把米沃什的诗《礼物》作为礼物送给录音中的洪启,新疆的诗人丁燕看到了,就写下如下的小文:

      看到李广平老师用诗歌作为礼物,送给洪启同学时,突然特别感动。虽然我自己也被叙事的小说折磨得痛不欲生,但是内心深处,我还是那么热爱着诗歌。尤其是,当我在阅读到这些短小的几句话时,能感觉到诗歌的伟大实在是穿越时空的。几句话,是诗人自己写的,但同时是说出了更广泛人群内心中常常涌动,但却不懂得说,说得没有这么好的话。我们从诗歌中所汲取的养料,实在是太大太多;然而,在这样一个《饿死诗人》的时代,我们只能从诗歌的岸启航,到更远处的深海中捕鱼去。否则,饿死事大。在西域遥祝广平老师和洪启同学……秋天艳阳高照你们。

      谢谢丁燕,谢谢所有的在苦难和幸福、平淡与平凡中生活的诗人。

 

                       2008年10月21日星期二在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