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林贤治老师新作《漂泊者萧红》  

2009-04-11 13:31:00|  分类: 生命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贤治老师新作《漂泊者萧红》

林贤治老师新作《漂泊者萧红》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广平按:2009年4月4日,因为参加《南方都市报》举办的“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终审评选活动,我回到广州;4月7日晚上,拜会林贤治先生。林老师刚从家乡阳江祭祖回来,加上感冒发作,颇为疲惫;由于他要赶着为《凤凰周刊》撰写纪念“五四运动”的文章,我在他家小坐半小时即告辞;此行最重要的收获是林先生赠书《漂泊者萧红》。回来一口气读到半夜,太好读了!诗意弥漫,热情与理性兼备,很对我的口味!林老师评价萧红说:“在中国文人集团中,萧红是一个异数。没有一个作家,像她一样饱受饥寒交迫的痛苦;没有一个作家,像她一样遭到从肉体到精神刑罚般的凌辱;也没有一个作家像她一样被社会隔绝,身边几乎没有一个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而陷于孤立。”像这样的文字,书中比比皆是,作者与传主实乃生命与精神的知音者!转《北京日报》文章一篇,共同学习回忆萧红。)

 

回到萧红那里去
——关于林贤治作品《漂泊者萧红》的研讨
■王 倩 《北京日报》2009年3月30日
 
        有人说,她是“鲁迅最好的学生”,有人说,她是“五四的女儿”。她只是萧红,一个用率真之笔跋涉在生死场的民国女子。在“五四”90周年到来之际,北京鲁迅博物馆与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合举办“重读萧红:林贤治作品《漂泊者萧红》研讨会”。讨论围绕林贤治重写萧红、萧红的文学与人生、萧红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影响三个层面展开。

  何人绘得萧红影?

        萧红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个另类。几十年来,围绕她的人生、情感、文学创作的争论从未平息。以怎样的姿态和角度重绘这位奇女子,也一直是个探讨中的问题。林贤治先生集三年之功,以他特有的方式完成《漂泊者萧红》这部令人惊喜的传记,绘得一个漂泊的悲剧英雄萧红。

        与会者一致认为林先生是一位学者、思想者,更是一位诗人。他以诗人的笔触和热情将自己燃烧在这部传记里,作者与传主一起颠沛流离,一起求索、抗争,这样的传记写法是否更接近萧红?

        批评家贺桂梅认为传记看似诗意弥漫,但由于作者首先是个思想者,传记中忍不住把关注的思想问题立场鲜明地放在叙述前沿。正是作者个人意志的融入,避免了简单以阶级立场和民族视角来解读萧红。作者更关注自由的困境,他说萧红是一个彻底的平民主义者和女性主义者,他暴露的是这类弱势人群追求平等与自由的难题。同时,西方女权主义提出“个人的就是政治的”,萧红与萧军的冲突是两种文化观念的撞击。林贤治在重绘萧红的悲剧命运时能将个体生命史放在性别问题的角度考察,从而深入到对男权社会性别制度、文化观念的批判与反思。

        学者王培元指出,《漂泊者萧红》的最大弱点在于写作者与传主之间没有了距离,用鲁迅的话说,林贤治把自己也烧在里面了。批评家胡平也注意到由于作者写作中感情太过投入,对萧红的批评和客观评价不足,冷眼看萧红的方面少。在批评家陈福民看来,《漂泊者萧红》与季红真的《萧红传》相比,不是严格的史料钩沉,萧红一定意义上是作者的抒情对象。但他认为这跟作者的个人气质和学术观念有关,没有高低好坏之分。

        《中篇小说月报》主编章德宁对林贤治在传记中对女性的深切理解和尊重表示敬意。与萧红有过感情纠葛的三位男性,在冷酷自私的男权社会中颇具代表性,作者身为男性而站在女性立场,在传记中对男权意识的深刻批判令人感佩,大悲悯的姿态更令人感动。

  穷人与女人双重视角

        萧红,作为中国现代女作家的存在,有两条交叉的线索,就是文学和人生。萧红的爱情悲剧说到底并非由性格酿成,而是文化价值观念深层冲突的结果,是男权社会处于强势地位的又一例证。正如她自己所说:“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是因为我是一个女人。”

        陈福民认为林贤治看到了萧红身上的分裂性。萧红作为一个年轻女作家无论经历还是作品都给人以单纯的印象,其内心又是极其丰富和强大的,她对文学怀抱远大的抱负,临死还挂念着未竟的事业:“我将与碧水蓝天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她反抗:“半生尽遭白眼冷遇……身先死,不甘,不甘。”这种分裂和挣扎历来被研究者所忽视,在林贤治的笔下却得到了真实、生动的呈现。

        贺桂梅则看到萧红作为一个女性对男权的反抗没有那么激进,或者说没有那么彻底。萧红在讲述她私人生活中遇到的困惑苦恼时写诗,当她观照历史和阶级问题的时候写小说,可见她下意识地把女性问题看成是个人问题,至少在文笔上是这样的。在萧红的眼中,“女性的天空是低沉的”,她有清醒的悲剧意识又做绝望的反抗,林贤治的问题在于写得过于乐观,对其内心的挣扎和自我搏斗表现不够。

        林贤治在后记中写道:在文学史上,萧红作品中女性与穷人的双重视角,以及自由的风格是被忽略了的,作为“弱势文学”的实际成就被严重低估。贺桂梅指出研究者已关注到萧红创作中的女性视角,海外学者刘禾甚至深入到《生死场》中民族国家话语对女性话语的遮蔽,但是林先生将这一视角带入传记写作中却是一次突破。会议提出对于穷人的生存状态,萧红的讲述显然与革命作家不同。萧红一生追求爱与自由,她是同时作为追求者和反抗者进入一个由来便不公平的、充满暴力、奴役与欺侮的社会框架之中,但她的写作却不是激烈的对抗姿态,而是生命原生态的冷静记录,她认为作家的写作应该始终警醒于人类的愚昧,她对人类愚昧不露声色的暴露并不被他身边的男性接受,甚至还常常遭到嘲弄。胡平联系到当今底层小说的兴起,关于暴露与歌颂、关于暴露的方式,是一个“五四”至今仍未解决的问题。

  萧红寂寞吗?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重写文学史的大潮中,萧红与张爱玲作为天才女作家同时浮出历史地表,但是萧红看上去似乎没有张爱玲那么受宠。萧红是否已被理解和接受?回到萧红那里,又能给浮躁的当代文坛带来什么?

        王培元认为,萧红并不寂寞。她的传记很多,她的《生死场》被改编成话剧证明萧红的影响是切实存在的。只要其作品在,这种力量将持久不衰。

        林贤治以批评家的眼光对萧红创作的自由风格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认为萧红开创了一种类似于现代主义的写法,小说的散文化、碎片化处理背后是这样一种观念:把故事还原给生活,生活始终处于一种多元、无序、破碎的状态。胡平认为当下文坛都在按萧红的路子写作,相反鲁迅提倡的传统的、经典的巴尔扎克式写法反而非常缺乏。萧红早已复活,现在的问题是太萧红化了。

       章德宁提出,许多读者对萧红的名字并不陌生,对萧红的作品却知之甚少,人们感兴趣的更多是其传奇的感情经历。实际上萧红始终处于被遮蔽状态。1940年代,在抗战文学的大语境下,因其不是正面描写抗战而被边缘化;1980年代以来,与钱钟书、张爱玲相比,她又成了落伍的革命文学作家。在政治对文学的介入中,萧红似乎始终游离于主流之外。

        王培元和林贤治一样,认为萧红与张爱玲相比,同是天才女作家,但前者的心胸更加宽阔,格调更加明朗,文风是阔大而有力的。陈福民特别强调指出,萧红在彰显人性的时候,贫困中仍可望见阳光、温暖和本真的一面,就像东北大地上长出的高粱一样纯正。这些阳光在当代的叙述中似乎消失了。我们习惯了以革命为名义的剑拔弩张,或者极端激烈的暴力美学,这样的写作姿态只能使心灵日益狭隘,所以是回到萧红那里的时候了。后人只学到了萧红的皮毛而未能领会其精神——她的文字像水一样流自心底,看似散漫的叙述背后是法天地、法人性、法自然的境界。林贤治同样用诗性、悲悯、率真的笔触去贴近萧红,为天地立传、为地之子立传,也是为那个远去的时代立传。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