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林贤治散文集《旷代的忧伤》授奖辞  

2010-11-10 15: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贤治散文集《旷代的忧伤》授奖辞
  文:周伦佑
  林贤治散文集《旷代的忧伤》授奖辞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林贤治先生致答谢词。)
      获首届“在场主义散文奖”的林贤治先生,是近年来在散文界和学术界都产生影响的作家。除本次获奖的散文随笔集《旷代的忧伤》外,其主要著作还有:散文随笔集《平民的信使》、《守夜者札记》;思想史论著《胡风集团案:20世纪中国的政治事件和精神事件》、《自制的海图》、《娜拉:出走或归来》、《五四之魂》、《时代与文学的肖像》、《午夜的幽光》、《沉思与反抗》;以及传记《人间鲁迅》、《鲁迅的最后十年》、《一个人的爱与死》等。许多人都是通过他的这些著述认识他的,其中一些读者由此成为了他的精神上的朋友。他的作品拥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比较高端的读者群。
  
  在这个庄重的时刻我们首先要问:散文何为?写作何为?
  
  在许多人眼里,总是把散文和闲适、优雅、散淡联系在一起,似乎散文天生就是一种不堪重负的、轻飘飘的文学体式,如果谁用“严肃”、“介入”、“深度”、“疼痛”来要求散文,谁就是粗暴了散文的轻盈,破坏了散文的文调。继而用这样的观点来解读中国散文的审美精神,认为中国散文的精神血脉就是闲适、优雅、散淡——甚至逃避!故而我们现在读到的大多数散文作品都或多或少地带有逃避现实的倾向。林贤治与那些逃避现实的闲适写作者不同的是,他的写作是介入的,灼热的,充满痛感的;而自由精神是贯穿其中的一条主线。
  
  在《旷代的忧伤》中,林贤治先生为我们描绘了众多思想者的画像,勾勒了一幅人类自由精神的价值谱系。其中有“在火中殉道”的布鲁诺,有“象一道幽光穿过黑暗的”西蒙娜•薇依,有左拉、葛兰西、珂勒惠支、奥威尔、茨维塔耶娃、索尔仁尼琴、米沃什;还有“但开风气不为先”的龚自珍,在绝望中反抗绝望的鲁迅,以及当代思想先驱张中晓、遇罗克、顾准、李慎之等等。林贤治的书写源于阅读,他习惯于在阅读中与那些因思想而受难的伟大灵魂对话。作品始终贯穿对人性尊严的召唤,对自由精神的追寻与捍卫,并在对人类精神苦难史的书写体验中,完成对当下现实的关照与批判。这样的写作是在场的。也因此得到了绝大多数评委的肯定。
  
  那么什么是“在场”?一个作家如何才能使自己的写作真正在场呢?
  
  “作为显现的存在或存在意义的显现”,散文写作的“在场”包含“当下性”、“介入性”、“精神性”、“自由性”和“发现性”。那种把“在场”等同于“即时性”、“现场感”或“现场特写”的理解是完全错误的。缺乏精神性的“当下”或“现场”不是在场,而是真正的缺席!因为任何“在场”都必须是精神主体的在场,缺少了精神性就是缺少了“在场”的主体。正是这种“精神性”赋予写作以价值和意义,“价值性”和“意义性”是一切文本得以存在和流传的根据。并且,文本所负载的价值和意义,从其根本上审视,都与终极存在有着某种关联——任何严肃的写作都在自觉或不自觉中指向终极存在;我们在散文写作中对“在场性”的寻求,便是向终极价值的趋近。这样,散文的在场写作便对作品的精神性提出了明确的要求。而散文写作“在场”的唯一路径是介入。它要求我们的散文作家确立起自觉的介入意识。
  毫无疑问,对人类,包括作家自己生存处境的介入或逃避,是衡量一个散文作家是否真正“在场”的试金石之一。介入就是去除遮蔽。一个严肃的作家,总是在对个人生存处境的真实揭示中,揭示出一个民族甚至整个人类的生存处境的。他在介入中“去蔽”,在“去蔽”中介入——他的体验和写作从来都不是个人的。所以,必须去除那些制度化语言、意识形态用语、公众意见对现实及人类个体生存处境的遮蔽!介入——然后在场。只有通过作家主体的介入,价值才会排列,意义才会彰显。同时,介入也会使作家树立起这样的价值感:散文写作不是与社会、与公众无关的自娱自乐,不是与人类整体命运无关的无病呻吟;而是可以通过“去蔽”,通过在与黑暗的主动接触和冲突中无遮蔽的本真言说,揭示出人类生活的“真实”、“真相”和“真理”,进而影响世界,改变世界的有意义的精神劳作。而那些逃避当下现实的写作,那些缺少精神向度的写作,那些自娱自乐的闲情写作,都是缺席的,不在场的。
  
  尊敬的林贤治先生:
  我们今天在这里郑重地把首届“在场主义散文奖”颁发给你,不仅是要表彰你对中国当代散文写作作出的贡献,更希望通过你,通过“介入——然后在场”这一写作尺度的彰显,找回和重建散文的自由精神,使中国当代散文脱去它“闲适”与“逃避”的原罪,承担起它能够承担和应该承担的,以使它无愧于汉语言的苦难历史和我们这个时代的全部光明与黑暗!
  
  ■本届在场主义散文奖获奖作家林贤治授奖词由在场主义散文奖评委周伦佑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