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秘密王牌  

2010-11-26 23: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秘密王牌
作者: 焦元溥
2010-11-18 16:22:49【南方周末】
我的秘密王牌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出版世界钢琴家访问录《游艺黑白》(台湾联经、北京三联)后,许多人都问我,何以那么多名家愿意受访,而我总说那是友人帮助以及钢琴家善意。但我不曾透露的,是我有一张别人没有的秘密王牌——一旦我知道我想访问的对象曾和他合作,只要亮出这张王牌,天下就再也没有做不成的访问。
      这张王牌,就是即将率领台湾爱乐于广州演出的台湾指挥家吕绍嘉。
      原因无他:和吕绍嘉合作过的音乐家,对他无不推崇备至。当我在纽约访问唱片等身的挪威钢琴家安斯涅(Leif Ove Andsnes)时,因为演出疲惫,他本来不甚专心;一听我来自台湾,却兴奋问道:“你认识吕绍嘉吗?”
      原来他曾和吕绍嘉与柏林喜歌剧院乐团合奏普罗高菲夫《第三号钢琴协奏曲》。“在那之前,我才和纽约爱乐与某俄国大师合作过此曲”,因此想到要和啥“喜歌剧院”合奏,安斯涅坦承他原先并不看好。“可是,吕绍嘉的诠释竟比那位名满天下的俄国大师还要杰出,而我们演奏的还是俄国音乐呢!我必须说这实在是我演奏过最好的几场普罗高菲夫之一,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经验!”访问结束后,安斯涅再三要我代他问候吕绍嘉,希望早日再度合作。
      佩服吕绍嘉的,当然不只安斯涅。法国名家巴福杰(Jean-Eflam Bavouzet),和吕绍嘉合作匈牙利作曲家巴尔托克的《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后,对我说:“绍嘉真的很神奇!”我问他有何神奇,巴福杰说:“内子是匈牙利人,我也会匈牙利文,因此我很了解巴尔托克音乐和匈牙利语的关联。许多乐谱上没标明的句法,其实都需要以匈牙利语的重音表现。”《第二号钢琴协奏曲》有一处,巴福杰每次只要和非匈牙利指挥或乐团合作,乐团总是不知该如何正确分句,而他总要以匈牙利文示范解说一次。“但你知道吗,当我和台湾爱乐排练,正准备要开口时,吕绍嘉和乐团竟然正确表现出合乎地道匈牙利语法的分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非匈牙利指挥却能正确表现这段句法,这实在太让我惊讶了!你别告诉我吕绍嘉其实会说匈牙利文呀!”
      吕绍嘉当然不会说匈牙利文,但巴福杰实在不用吃惊,因为作曲家的学生、钢琴家桑多尔(Gyorgy Sandor)曾告诉我,“如果你仔细看巴尔托克的旋律与节奏设计,就会发现其中的群组关系和句法,好的音乐家都该能正确判读。”而吕绍嘉,正是对乐曲下足严谨苦功,非了解通透不会上台的指挥家。法国钢琴家穆拉洛(Roger Muraro)就为吕绍嘉对乐曲的投入用功大感惊奇。吕绍嘉首次指挥法国近代作曲巨擘梅湘(Oliver Messiaen)的《图兰加利拉交响曲》(Turangal la-Symphonie),就是和穆拉洛合作 (此曲有艰深且重要的钢琴独奏)。穆拉洛是梅湘学生,对此曲了若指掌,更在世界各地演出百次以上。一听我说他和吕绍嘉的合作,竟是吕绍嘉指挥的初次演奏,直说无法置信:“怎么可能!他指挥起来像是演出过几十次了,怎可能是初次演奏?”但这就是吕绍嘉——数十年如一日,他虔敬专一,无论是何乐派风格,他都能进入乐曲神髓,直探作曲家本心。
       说实话,我曾经想过,是否多年友谊让我不能做出正确判断,偏心地把吕绍嘉抬得太高?但在伦敦生活三年,天天与音乐为伍(我去年一年就听了一百三十八场音乐会),几乎听遍台面上所有指挥名家后,我反而更加确信吕绍嘉的出类拔萃,也从吕绍嘉身上,学到太多关于音乐与人生的原则。论指挥技术,这位连得法国贝桑松、意大利佩卓地和荷兰孔德拉辛三大国际指挥大赛首奖的名家,今日更锤炼出足称全能的指挥技巧。但他的指挥动作虽大,却完全和音乐合而为一,没有任何多余的姿势或花招,让人只能感受到完完整整的音乐,而非哗众取宠、故弄矫作的干扰;论及音乐,吕绍嘉更是在高度天赋之外又有丰厚内涵的音乐大师。身为台湾人,没有任何奥援,但旅德不过十年,他就接掌德国一级的汉诺威歌剧院,证明他不只技术出众,更能以音乐服人——不然,你要如何在一群比你大二三十岁的德国团员面前,领导教导他们演奏贝多芬?当今德国乐坛钢琴巨匠欧匹兹(Gerhard Oppitz),在汉诺威与吕绍嘉合作最具德奥精神的勃拉姆斯《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后,不无感慨地对我说:“我是德国人,而我还真没想过,自己遇过最好的勃拉姆斯,竟然出自台湾人之手!”——无论演出作品是出自俄国、法国、德国还是匈牙利,是古典还是现代,是熟曲还是新作,吕绍嘉一次又一次,以精湛的指挥技艺为我们证明,艺术真的没有国界,音乐是全世界的共同语言。也因如此,我总听到世界名家对吕绍嘉由衷的称赞,他们的赞誉是那样热情而毫无保留,连带地让我也沾了一点小光,借机做成许多精彩访问。
      今年9月,在众人期盼下,吕绍嘉终于接任台湾爱乐音乐总监,并以高难度的马勒《第五号交响曲》为新乐季开幕。在音乐世界里寻寻觅觅,蓦然回首,赫然发现全世界最杰出的指挥,竟然就在故乡!那种感觉既让人会心微笑,也让人彷徨不安——我们真的值得吕绍嘉吗?
       但我知道,吕绍嘉永远是那位把每次上台都当成最后一场演出的指挥家。无论他在音乐中给予多少,他对我们惟一的要求,只是希望我们倾听。
(作者为音乐学博士候选人)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