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女作家华姿:她的文字是写给心灵的  

2010-03-27 13:08:00|  分类: 生命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作家华姿:她的文字是写给心灵的
时间: 2010-03-24 14:37:36 来源:新华网湖北频道 【关闭】
  女作家华姿:她的文字是写给心灵的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新华网湖北频道3月24日电 (记者 戴劲松)2010年1月,女作家华姿的新著《奉你的名》由上海三联出版。上市不久,即受到读者的喜爱和好评。有读者这样评价:"这本书带给更多人生命的祝福。""她的文字是写给灵魂的。""散文的经典。"

    《奉你的名》与华姿的另外两部著作《在爱中行走》和《赐我甘露》一起,构成博爱三部曲,均由上海三联出版,被誉为抒写大爱的佳作。2005年12月,《在爱中行走》首次出版时,记者曾写通稿报道。今天,在华姿的新著《奉你的名》以及《在爱中行走》的精装本出版之际,就博爱三部曲的有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华姿。

 

    关于华姿:

    诗人,作家,媒体工作者。出生于湖北天门,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在湖北广电总台工作,任《电视时代》副总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湖北省作协"我们爱读书会"会长,湖北省作协少儿文学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武汉市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主任,美国基督教文艺杂志《蔚蓝色》首席编委。

    1981年开始诗歌写作;1985年参加第五届"青春诗会"。80年代至90年代初,以诗歌写作为主,主要作品有诗集和散文诗集《一切都会成为亲切的怀念》、《月亮湾的女儿》、《感激青春》、《一只手的低语》等。1995年以来,以散文随笔写作为主,主要著作有:《自洁的洗濯》、《两代人的热爱》、《花满朝圣路》、《一个人的田野》、《赐我甘露》、《奉你的名》、《在爱中学会爱》,另有传记文学《在爱中行走·德兰修女传》;感恩文学读本《做父母不容易》等。

    曾被《青春》杂志评为"最受读者喜爱的作家",曾入选"当代散文十家",并获冰心图书奖、长江文艺散文奖、武汉市文艺基金奖、屈原文艺奖等。

    采访华姿之前,记者上网搜索,因此读到了不少网友对华姿新著《奉你的名》的评论,在此摘录其中的一部分,与读者分享:

    陈诗:书豪(陈诗的儿子)前日读《奉你的名》,边读边问我:"妈妈,华姿阿姨的书真的写得好!它为什么不是畅销书呢?"

    我也把书拿给书豪爸爸读。他看了一篇赞:"文字干净";看到第二篇赞:"因为信仰,所以深邃";再读再赞:"比政治学的一些书值得一读,比那些大牌作家的书更值得一读;和大多数女作家不同,华姿有很理性的一面。她的文字不仅美,还有一种思辨……"

    我大乐,而后附和:从华姿的书里,我也读到了力量,读到了智慧,读到了自由和慈悲。这些,不仅仅源自家乡的泥土,还源自心灵的信仰。这样的书,未必畅销,但一定会流传。

    荒原人:祝贺爱的大使--华姿老师新书出版。每次读您的灵修文学,不仅拓宽了文学的视野,更主要的是,对于提升灵性的世界,对于个体和上帝之间重建爱的关系,有非常良好的助益。

    陈聆心:下月我生日,奢侈一下,要多买几本送人。

    静和:最近在读《奉你的名》,读到书中的一篇文章《为什么一定要有关系?》,深有感触!摘录了文中的一部分放在我的博客里。

    在水一方:今天又读华姿的《奉你的名》。华姿的文字就是可以让你感觉到温暖和体贴。她不像很多人那样,因为知道造物主的道理,而不断教训你,认为你浅薄;也不像很多高深的学者,说些深奥的道理,让你觉得深不可测,从而远离这些说教。

    小猴子:上帝赐我《奉你的名》的时候,也有一段小故事,因为耶稣知道我的心意,知道我的所需。捧着它读的时候,几度落泪……强烈的,来自圣灵的感动。

    句芒:昨天从下午到晚上,我一口气读完了华姿的这本《奉你的名》,其中部分篇章已在她的博客上读过了,但我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字眼,任它们一个个跳入我的眼帘,再跌落进我的心中,起初我听到那些跌落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后来慢慢变成了"叮咚叮咚",那声音清脆灵动,我知道自己的心在变得柔软和潮湿。

    华姿的语言很美,她坦承自己有文字的洁癖,宁愿牺牲掉表现力,也不肯启用那些不美的字句。所以整本散文集读下来,只觉得清新、宁静、沁人心脾,像她在书中屡次提到的米兰的香气。

    流行客:我以为这又是一本打着基督教的擦边球而大谈特谈与基督教毫无关系的人生大道理的书,但翻开一看,内容竟然真的是基督教的--你好,上帝;造物主;没有信仰,可能会有自由吗;万物之上有爱;这太阳的光从哪里来;上帝喜欢住在哪里;使我们成为国度……

    所有的章节,都是在宣扬上帝。

    不禁大骇,继而大喜。

    自由,言论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心灵的自由,此之谓民主,看来,在这方面我们又迈进了一大步。

    行觉:正在拜读《奉你的名》,非常好的一本书!

    新浪网友:春节前很偶然在一个书吧看到《奉你的名》,非常喜欢,现准备多买几本送人。这实在是本非常纯净、全然美丽的信仰生活之书,让人感动。

    书度年华:喜欢华姿的书,尤其是买到手的《在爱中行走》、《赐我甘露》、《奉你的名》,还有一直在找的《花满朝圣路》。

    xiaguangboying:看了《奉你的名》,心里始终涌动着阵阵感动,清晨上班,那份温暖、那份恬淡,仍涌荡在心田,谢谢华姿写出这么美丽的书。

    当当网读者:很是喜爱《奉你的名》一书。作者用生活化的例子,通俗易懂的言语,简单又直接的将上帝的爱诠释给我们,使之更贴切生活,却又不远离真理!

    网易火星网友:读了一部分,正如华姿老师以前的书一样,既感性又理性,很美,又兼具思考的智慧。本人书架上已存有华姿老师的三本书,对于这本,依然很期待。

    文心一点:(《奉你的名》),散文的经典。

记者:我发现网上读者对你的新著《奉你的名》评价很多,也很高。我也读了这本书,相比较而言,在你的博爱三部曲中,我个人更喜欢《奉你的名》。请问:《奉你的名》中收入的散文,跟你以前的散文有什么不同呢?

    华姿:首先,《奉你的名》中所收入的散文,大部分是2008年写成的,只有少部分是08年以前的作品。在内容上,仍然延续以前的主题:爱,美善,信仰,生死,宽容,感恩等。虽然基本主题没变,但是我想,跟以前相比,我应该表达得更明确、更纯正了,也如一些读者所评价的,更深邃、更有力量了。而在表达方式上,应该更从容,也更平和了。在写作的过程中,有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不是在写作,而是在跟一个喜欢的朋友交谈。

    所以,我基本上是从身边的微小事物开始,让我的文字尽量体贴,带着暖意。我尊重我的每一位读者,即使他(她)的立场和观点与我不同,但我仍然视他(她)为朋友,甚至是兄弟姐妹。

    记者:《德兰修女传·在爱中行走》是2005年12月出版的,现在,这本书已经出了精装本,也即将再版。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使一本讲述一个修女的书受到读者的欢迎呢?

    华姿:首先,当然是因为德兰修女本身的魅力,是她的芳香在吸引着读者。同时我想,我的写作方式也很重要。这本书本来就是写给大众读的,所以我采用了简明流畅、好读易懂的写法,这样使不同层面的读者都能接受。

    但是,应该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它满足了人们内心的需要。人活着,不光需要物质,还需要信仰,以及信仰光照下的爱。信仰和爱的缺失不仅会导致整个社会道德教养滑坡,人心也会因此饥渴和空虚。春节前有个朋友从深圳回来,说到这个问题,他说只是一个小区举办宗教活动,参加者就出人意料的多,整个场所被挤得水泄不通。可见人们内心的需要有多强烈和急迫。其实心灵时刻都是需要安慰和帮助的。我们的社会经济增长,资讯发达。但这种日光下的繁荣,事实上,既不能掩盖、也无法填补人内心的饥渴和空虚。

    所以,这样一本书,竟然受到欢迎,竟然能够再版,是在我的意料之外,却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也意味着在选择向什么人致敬、以及向什么事物致敬的问题上,我们正在发生悄然的改变。同时也说明,即使在一个经济高度繁荣的社会里,爱依然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是须臾不可或缺。

    记者:我看到在当当网的五星图书榜和传记类的畅销排行榜上,《在爱中行走》一直榜上有名,那么,这本书究竟销了多少?算不算畅销书?

    华姿:昨天也有个在国外的朋友打电话问这个问题呢。其实,具体数字我也不清楚,反正每年都在加印吧。至于是不是畅销书,我也不晓得。不过根据出版界对畅销书的界定,应该算是吧。

    这种类型的书,不一定是畅销书,但一定是常销书。

    记者:除了《在爱中行走》,你还写了《赐我甘露》,这两本书与《奉你的名》合为博爱三部曲。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写作这个博爱三部曲的?

    华姿:表面上看是约稿,但实际上,应该是一种爱的推动。如果只是约稿的话,我可以不写,对不对?但如果是一种爱的推动,我可能就无法抗拒。就像刚才说的,我在写作的时候,尽量体贴,使我的文字带着暖意和爱意,并以一种平等平和的姿态,与读者交流。为什么?因为冥冥中,仿佛有一位引导者在指引我,他仿佛在说:要爱,要宽容,即使他(她)不认同你,即使他(她)反对你。

    所以我说,是一种爱的力量推动着我,我必须去写。甚至,仿佛不是我在写,而是这种爱在借着我写,我只是一支笔。就是这种感觉。

    记者:你说的这种爱,究竟是指什么爱?

    华姿:就是我在《奉你的名》中反复提到的那种爱:上帝之爱,或基督之爱,或造物主之爱。其实,当我们说德兰修女一生都在爱中行走的时候,其中也有一层意思,就是德兰修女是在上帝的爱中行走,然后在这种爱的引导和推动下,去爱人类兄弟中最微小的那一个,或那些不可爱的人。

    以我的世界观来看,宇宙间的一切都源于这个爱,又存于这个爱内,并在它的推定下运行、运转,就像但丁所写的:"爱移动着太阳和其他的星辰。"我们来自这个爱,也朝向这个爱。即使是宇宙间的万物,也是如此。

记者:《赐我甘露》作为博爱三部曲中的一本,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华姿:《赐我甘露》有一个副标题:德兰修女嘉言品读。

    但是,并不是让读者去品读,而是我来品读。就是以她的嘉言为基点,展开我对信仰、爱、宽容、怜悯、感恩、祈祷、贫穷等问题的领悟和思考,是一本随笔集。

    遗憾的是,这本书在制作上有一点缺陷,就是没把德兰修女的语录和我的品读文字分离清楚。若是对德兰修女的语录不够熟悉,在阅读时,就可能受到影响。我是拿到样书的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的,当时就跟编辑说过,希望再版的时候,能改过来。

    记者:既然已经写了一本传记,为什么还要写一本她的语录品读呢?

    华姿:你觉得一本传记就够了吗?我可不这样看。对于这样一个人物,我觉得再写十本都不够。《在爱中行走》刚出版的时候,我在网上也看到过这样的留言,说不是已经有了关于德兰修女的书吗?再出一本有什么意思呢?

    事实上呢,对于这样一位伟大女性,我以为,我们不是讲得太多,而是太少。我在03年写《在爱中行走》的时候,能找到的国内的正式出版物,就只有两本半,而教会内部的相关出版物,也只是几个单薄的小册子。《在爱中行走》的台湾版是2008年出的,可是你知道吗?到08的时候,台湾出版的有关德兰修女的书,已经有三十多个版本了。当然,这几年,除了我的这两本外,好像又出了几本吧。但是我觉得,我们做的,仍然太少。

    《新约圣经》里说:"凡是真实的、可敬的、正义的、纯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你们都要加以赞美;若是有什么德行或是可称道之处,你们都要加以思念。"

    所以,传播她的美名,传讲她的善行,应该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我等做不到像她那样付出、舍己,像她那样爱神、爱人,但至少可以传播传讲。

    写完《在爱中行走》后,我发现,对于德兰修女的语录,因为写作的限制,我只能引用一部分。于是,就考虑编选一本她的语录集。编好后又想,对于不了解她的信仰的那部分读者来说,要全然理解她的话语,恐怕会有障碍。因此,就决定以她的语录为基点,写一点我的领会和领悟。这样,也许可以帮助这部分读者更准确地理解她,以及她言行背后的那种精神力量。

    记者:你近几年的书,我基本上都读过。我感觉,你写作的主题似乎一直没有变,为什么?

    华姿:因为我认为这个很重要,是人类须臾不可或缺的。当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喜欢,觉得它有价值,就像奥古斯丁说的:"我还没有去爱,但我喜欢爱"。

    这的确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是,除了凭借爱,人还能以别的途径获得幸福吗?对于一个人来讲,若是没有爱,这个人恐怕很难快乐;对于一个家庭来讲,若是没有爱,这个家庭恐怕很难和睦;而对于这个世界来讲,若是没有爱,和平根本不可能实现。

    同样,若是没有爱,和谐社会又怎么建起来呢?健全的制度当然重要,但是仅有制度是不够的,还需要有爱的补充。

    只有爱能让我们幸福--这应该是一个真理,不是一个道理。道理是会变的,真理却不会。即使我有很多钱,但如果没有爱,我肯定很难找到幸福感--很多人应该都有这个体验吧。所以,以我的价值观来看,人其实就是为了爱与被爱而活着的。

    记者:那么,这种宗教题材的文学著作与其他的文学著作相比,在出版的时候,是否更严格一些?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

    华姿:其实,《奉你的名》也好,《在爱中行走》也好,《赐我甘露》也好,在出版的时候,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先报选题,选题通过后,向所属出版局报批,然后,出版社审稿,宗教局再审稿,最后由本人所在单位出具有关证明。至于其他题材的文学作品,应该只需出版社审稿就可以了。

    所以,本人除了要感谢本书的策划编辑董保军和张天罡外,还要特别感谢本书的责编、上海三联的总编辑戴俊先生。这些烦琐的过程,都是在他的操持和坚持之下完成的。

    尽管手续繁琐,却仍然能够出版,究其原因,也许就是一位陌生网友流连客先生所总结的:"自由,言论的自由,思想的自由,心灵的自由,此之谓民主,看来,在这方面我们又迈进了一大步。"

    流连客先生在读完《奉你的名》后得出了这个结论。我是认同的。

记者:我算了一下,这几年,你基本上是以一年一本书的速度在写作,而且这些书都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那么,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社会对于这类题材文学作品的需求量在增大?

    华姿:应该是吧,我想应该是。

    你看过去年年底《南方周末》上的那篇报道吗?报道里说,目前我国基督徒的人数正在迅速增长,尤其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天津这些大城市里,而且以年轻人为主,其中很多是大学生、白领、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

    究其原因,学者范亚峰认为:一是宗教问题的研究正在逐步脱敏,并从边缘开始走向主流;二是在市场经济的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漠,没有温暖,而基督教恰好强调爱、平等和尊重;对于知识群体来说,基督教所传达的爱、相信、宽容、盼望、公益这些理念,对他们也很有吸引力。还有一些寻求真理、追求终极关怀的知识分子,也开始向这个领域寻找精神资源。

    学者孙毅则认为:因为基督教和日常生活的联系比较紧密,比如信仰与职业、信仰与婚姻、以及如何看待世界和他人的关系,如何思考人生的意义以及活着的目的等,都能从中找到具体有效的指导。

    我觉得,人跟人是不同的。有的人可能以为,人除了肉体的生命外,就再无别的生命;除了物质的价值外,就再无别的价值;除了情欲的满足外,就再无别的满足,乃至,除了眼前的这个国度外,就再无别的国度。

    但是,有的人却不同。他们并不排斥物质,但他们不能在物质里得到全然的满足,甚至也不能在这个国度里得到全然的满足。他们看见:人活着,除了物质的需求,还有其他的需求;除了肉体的渴望,还有其他的渴望;除了现实的满足,还有终极的满足。所以,他们的人生里必须要有信仰。

    基督教在我国是合法的宗教,而公民的信仰自由本来就是受宪法保护的。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这个信仰,除了本身的需要外,跟环境的改变也有关系吧。

    记者:你早期的作品,我也读过一些。跟以前比,我觉得你还是在变化的。那么,你现在的写作是不是有所超越?也就是说,不仅仅局限于文学或纯文学?

    华姿:应该是吧。说到底,文学只是一种表达方式。不管我写的是什么,在怎么写的问题上,我觉得我始终是文学的。你看看奥古斯丁的《忏悔录》,是不是很文学?

    其实用通俗的话说,就是题材不同罢了。既有乡村题材的文学,或城市题材的文学,那么也可以有宗教题材的文学,或灵性题材的文学。比如台湾就有一个文学奖,叫宗教文学奖。散文也是,既有文化散文、乡村散文,那么,也可以有宗教散文,或灵性散文。就是说,我用的还是散文这个杯,只是里面装的东西不同罢了。你装的是乡土,我装的是信仰;你装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爱意,我装的是造物主与受造物之间的爱意。你更关注现实--人外面的需要,我更关注内心--人里面的需要;你更关注生存的现实问题,我可能更关注生存的终极问题。

    用旅美作家宁子的话来说,可能更明确一些:在中国文学史上,我们只有过"第一状态"(现实状态)和"第二状态"(理想状态)的文艺。而"第三状态"(神圣状态)的文艺却还是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但在西方文学艺术中,最能触动人类心魂并使我们对之产生崇敬之意的东西却常见于"第三状态"的文学艺术作品中。我们相信"第三状态"的文艺也是一块美丽而富饶的精神之地。这地在21世纪应该进入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的视野。

    其实我们的先贤早就说了:"文以载道"。对于这个道的理解,虽然通常都是思想或道理之类的,但我也可以有自己的理解或解释,对不对?《新约圣经》说:"太初有道。道成肉身。"孔子说:"大道既隐"。这个道就是上帝,或造物主。那么"文以载道"的道呢,对我而言,也可以是这个道:上帝,或造物主。

    所以我现在的写作,就是"文以载道"。呵呵,当然,事实上是"道"照耀着我的文。不然,我就像在黑暗中自言自语一样,无法找到写作的价值和意义。

    记者:怎么安排你的写作时间?写作和工作有冲突吗?

    华姿:其实,我用在写作上的时间并不多,即使不上班,我也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写作。比如晚上我从不写作。在不上班的日子,有一些时候,我也只用下午的几个小时来写作,而上午和晚上的时间,我会用来处理杂务,做家务,约稿,编稿,看书等。所以,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写作跟工作即使有冲突,也应该是微小的冲突。

    曾经是有很大的冲突的。所以,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差不多有十年的时间,我写得很少。那十年,一是工作忙,要坐班,要出差采访;二是孩子小。在忙完工作和孩子后,根本就没时间写作了,也没力气写作了。就像你刚才说的,这几年,我基本上可以一年写一本书,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作环境宽松些了,孩子也大了。

    若是能够做一个职业作家,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写作,当然好。但既然没这个条件,那么,我就要以最合理的方式和最平和的心态来安排我的时间,既不耽误工作,也不耽误写作。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华姿:其实在2009年,我还写了一本《在爱中学会爱》,由崇文书局出版,现在正在制作,不久就会与读者见面吧。

    目前正在写一本新书,也是应约写的,大概到秋天才能写完。

    这期间也接到过其他的约稿,选题是我喜欢的选题,编辑也是我信任的编辑。但是,时间上实在安排不过来,所以都推掉了。

    这一本写完后,倘若时间允许,可能会再写一本书,类似于《奉你的名》,或《在爱中学会爱》。

    2010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