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王晓峰:音著协再无作为就退出  

2011-01-24 18: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头再来》 《超越梦想》作者加入维权阵营
王晓峰:音著协再无作为就退出
王晓峰:音著协再无作为就退出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自乔羽、谷建芬、赵季平、三宝等13位音乐人联合发起向“侵权商演”宣战的“法律声明”行动后,昨天,曾创作《从头再来》(首唱刘欢)、《超越梦想》(首唱汪峰)等歌曲的知名音乐人王晓峰宣布加入维权团队。而且身为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会员的他更“炮轰”音著协,认为音著协不作为才导致众多音乐人权益受害,对音乐市场灰心。

  【王晓峰:中国广播文工团一级作曲,中国音协流行音乐学会理事,著名作曲家。代表作有《从头再来》、《超越梦想》等。】

  音著协

  不为会员尽力

  “我看到13位音乐人发法律声明维权的消息后,还找谷老师抱怨‘怎么没带上我’。很多音乐人早就期盼着有类似的行动。维权是大家的事,不能总靠一两个人撑着。”在谈到内地音乐版权问题时,王晓峰让人意外地把矛头指向他的“管理者”音著协,“音著协没有很好保障我们的权益,在很多地方没有尽力。”

  据官方解释,音著协是中国大陆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由国家版权局和中国音乐家协会共同发起成立,是以专门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音著协的理事多是年龄比较大的作家,年轻的很少,对乐坛现状了解不足。有一次,李海鹰让我找三宝、小柯一起去国家版权局谈《版权法》的事。因为平时大多数会议都是理事们参加,但他们很少去反映第一线情况,所以版权局方面也不太了解具体问题。还有像这次乔羽、谷建芬他们13个人发起的‘法律声明’,音著协也没有站出来说话,很不应该。据我了解,很多年轻作者根本就不想加入音著协,而是直接签约公司。不少已成会员的都在谈想退出,反正在音著协里也受不到保护。这样下去乐坛创作者又将形成单打独斗的局面。”

  词曲作者

  不如作家受待见

  在著作权方面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同样是创作者,文学作家的维权行动就更容易得到读者的理解、支持,而音乐词曲作者的呼吁却被忽视甚至不被理解。很大原因来自,除了共同面对的出版商(唱片公司)、消费者(读者、歌迷)、著作权协会(文著协、音著协)外,词曲作者必须增加“歌手”这个环节才能让作品实现市场价值。作家本身就是明星,而词曲作者是幕后人员。所以读者会支持作家,但歌迷只支持歌星,顾不上词曲作者。歌迷认为歌星已经很赚钱了,免费下载几首歌也无所谓;演出商认为观众买票是冲歌星来的,所以也不愿意为词曲作者付费。

  王晓峰说绝大多数词曲作者都是版权问题的受害者,他轻易就能列举相关案例:“我的《从头再来》、《超越梦想》被侵权的案例就不说了。今年央视跨年晚会,最后压轴的歌曲是《与地球相爱吧》。这是我2009年为深圳华侨城写的主题曲。版权一直在我自己手里。但因为央视跨年是在深圳办,就又被拿去用了,根本没通知我。这就导致这首歌原本是为男声创作,结果被晚会改成女声二部,唱得乱七八糟。央视《体坛风云颁奖》主题歌《风云》也是不打招呼就用我的,而且找人随便编了一下,改得面目全非。我觉得不论是对作者还是观众的尊重考虑,使用前都应该跟作者打招呼,如果要换人唱就要调整音乐,要跟我商量。”

  音著协

  收的钱去哪了?

  与很多音乐人一样,王晓峰也对可供参考的海外版权保护案例流露向往。“因为女子十二乐坊的第三张专辑《敦煌》有我的作品。所以每年我都会收到日本版权公司发来的版权费。因为这个版权是十二乐坊公司与日本合作的,所以是通过公司发放,很透明。我为电影《那山那人那狗》、《生活秀》写的音乐在日本也是只要播放就每年都有版税。”

  “音著协给我们的版权费单子是很模糊的,也没有体现商演的这一块内容。之前你们采访一些演出商说每次演出前音著协都会来收钱,但这个钱最终并没有到我们手里。何况已经开收这么多年了,这个事情就很不正常。而据我了解,很多商演根本就没有给著作权人的版权费,包括像央视很多节目。2010年1月1日国家颁布新规定,广播电视要按照广告收入的比率交纳音乐版权费,现在已经过去1年了,我们也还没有收到实质的费用。唯一让我高兴的就是三四年前,央视有台晚会要用《超越梦想》,工作人员千方百计找到我,说我不签字确认就不能用。虽然词曲费一共才200元钱,但我还挺高兴的,觉得自己被尊重了,而且央视终于走出了这一步。结果就那么一次,后来再也没有这种情况出现。”

  音著协不给力

  寄希望于工会

  王晓峰认为,音著协应该像海外相关组织一样,担当责任,监督、审查音乐使用情况,“哪怕不学欧美日韩,也要向香港、台湾看齐吧。”对于音著协的提议,王晓峰总结说:“首先就要把所有会员的收入开支透明化。其次是加强监督审查。音著协可以跟当地文化局、宣传部、演出部门联合起来,监督商演涉及曲目。万事开头难,但只要理顺这些,道路就顺畅了。”王晓峰表示,万一事情得不到改善,著作权人联合维权的发展也可以借鉴香港词曲作者工会的方式。“这个工会由向雪怀主持,所有保障权益都由他们来做。如果能由音乐人成立这么个工会,也是大多数词曲作者们希望的。”

  本报记者 刘颖 J188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