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日报》文章:为电子音乐注入人文内核  

2012-05-06 20:23:00|  分类: 生命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电子音乐注入人文内核

                   ——我听陈伟伦作品专辑《夜之色》

                                       李广平

《北京日报》文章:为电子音乐注入人文内核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深夜聆听新晋作曲家陈伟伦的作品专辑《夜之色》是一种极好的享受:你来不及听他(或她)在唱什么,你完全可以随着电子音乐冰冷的思绪在夜色中穿梭荡漾:夜的颜色有多少种?是变幻莫测的还是延伸唯一的?是迷乱缤纷骚动的还是安慰人心静止安息的?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想象空间有多辽阔有多高远。夜色如此沉郁,想象的画面触手可及,请放开你全身的接受系统迎接夜色魅力!

      白天听陈伟伦,却又给我带来另外一种颜色:在迷人的前所未有的电子音乐的外表后面,他用自己精美的诗意盎然的歌词,为电子音乐涂抹了一层深邃悠远的人文色彩;在冷漠奇异变幻莫测天马行空的音乐思维的引导下;这个曾经躲在著名摇滚歌手左小祖咒帷幕后面施魔法的人走到前台,带给了我们惊艳的聆听感受!

      冷漠的电子采样,过于尖利的高频音色,都差一点让我在他的《序曲》(Intro)前面听而却步;说实话,对这个编曲怪才,我以前闻所未闻,对电子音乐,除了“新世纪”风格的以外,我也是因为听过“电子舞曲”而不是特别有感觉;但这次陈伟伦的《夜之色》却带给我很多温暖美好的感受:从第二首歌曲《德州巴黎》开始,我就领教了他的另类风采:他对采样和电子音色的偏好,其实都是为了衬托人声的或冷漠或温暖的游走,很冷漠很淡漠幽魂似的歌声由陈伟伦自己唱出:“你在迷宫中/走进我的身影/惊惶呼喊着失声的爱/离梦不远了安静地睡着/梦魇里有了追寻憧憬…”,这完全是一首失眠梦游者的“心曲”;背景音色采用若有若无的吵杂的人声对话,更加重了夜之无眠的忧闷氛围;后面唱出“我们守护着长夜的宁静/心里吟唱着入眠的歌/恐惧不来了纯真的笑容/夜幕里滑过祝福精灵…”看似文不对题的吟唱,其实是一种音乐想象力的越界之举:混沌而深邃、自由而开放;没有边界的阻隔,让自己的思绪随夜色弥漫。

      这张专辑女声的演唱者给我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这些陌生的名字和惊艳的歌声,给我们多少期待的聆听空间!朱婧、袁娅维、唐娜、央吉玛、颗粒、筱慧;她们的声音或妖娆或冷艳、或厚实或飘逸、或压抑或奔放;在陈伟伦的调教下,如夜色中怒放的一朵朵不知名字的花朵,远远近近高高低低争奇斗妍,美艳不可方物,这些歌唱的花朵!袁娅维的《恋无忌》“这夜晚多美丽,这落叶在呼吸”,听的人呼吸紧张,唱的人却自傲坚强;央吉玛演唱的《幽州》是专辑中清新的小曲,这“夜的幽州”,特别引人神往!这歌百听不厌清新脱俗:“你是冰凌浴暖阳/我却沉睡千年/你是斑斓弄花香/我却干涸永生”,古雅的歌词,冷漠的电子音色,让人不知今夕何夕?禁不住要一听再听。颗粒演唱的《秘境》也很有意境:慵懒的女声用气声吟唱,性感的声音吟唱的却是:“怎样的年纪/才算懂得爱欲/不要用太多悲剧/去弄哭孩子的心灵”;实在是极大的讽喻式的歌唱!筱慧演唱的《门之外》也有异曲同工之效:“欲望与放纵,理智与破碎”在在昭示着爱情的不堪与难寻。

但是要说专辑中我最喜欢入耳的歌曲居然是朱婧演唱的陈伟伦编曲改编的云南民歌《小河淌水》!这首歌曲好就好在朱婧的音色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高亢明亮行云流水甜美动人之类,而是略显沙哑的性感的呼唤的无奈的;配合上陈伟伦采样的淡淡民歌吟唱背景和如小河流水般的电子节奏,形成了奇妙的聆听感受!我感觉这真是电子音色与人声的绝配,这版颠覆的《小河淌水》实在是前所未有!而唐娜词曲演唱陈伟伦编曲的《玩具》,乍一听以为会是王菲的新歌,特效处理的人声撕裂而飘渺,虚幻而压抑难耐:“放开才是结果/把你的贪婪放进她的幸福瓶中/她累了我该走”有点匪夷所思,有点莫名其妙,却收效甚好。

      左小祖咒参与作词并演唱的《爱与花仙子》也是一首很有意思的作品:唱得在“靠谱与不靠谱”边缘的左小祖咒,其实他的人声已经成为一种乐器,用来表达调侃、油滑、幽默、反讽;最后给你来一句刺激你麻木神经的诗句:“我们最大的罪恶是贪婪/不是情欲/最可贵的品质是等待/可以感动上苍”!这是他的一贯手法:在不经意的胡说八道中,撑破你的听觉神经,让你呼吸另类自由的空气,陈伟伦的作用显而易见:给这一击配上华丽的声响。

      纯音乐的《怪谈》、《定格》,似乎是电影音乐的片段,给人很多遐想的空间;总之,陈伟伦《夜之色》是一张概念完整,人文气息浓郁,值得一听的探索精神洋溢期间的电子音乐与人声结合得比较完美的唱片专辑。

 

 

                                      2012年3月7日星期三

《北京日报》文章链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2-05/03/content_79636.htm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