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李广平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创作人,中国流行音乐学会理事。曾获得“第五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华语乐坛特别贡献奖”、"广东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杰出贡献奖"等专业奖项,现任北京星之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现居北京。 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幸福》(李思琳演唱)等,创作歌曲六百余首。曾先后60多次获中央级和省一级以及“上海亚洲艺术节”等歌曲创作大奖。出版音乐评论书籍两种,发表音乐评论文章数十万字。

网易考拉推荐

【面试故事】:即使去不了最想去的学校通常最后也会去到最适合你的学校  

2013-11-18 18:12:00|  分类: 留学,面试,大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试故事】:即使去不了最想去的学校通常              最后也会去到最适合你的学校
原载《新快报》2013年10月15日;作者:李杨 

【面试故事】:即使去不了最想去的学校通常最后也会去到最适合你的学校 - 李广平 - 李广平的博客
(耶鲁之秋)
      尽管被录取到常春藤的几率少之又少,但总有一些特色鲜明、又很会表达自己的学生被顶尖学府垂青。他们也经历过紧张、质疑甚至失败,但从他们的面试故事中,我们或许能够窥到一丝常春藤的偏好:顺着你的问题追问下去,无论怎么聊,聊什么,真实的你一定会袒露无遗。当然,与面试你的校友投缘甚至成为朋友,是最大的加分法宝。这,就要看你有没有“料”了。

  分享  1

  “他好像很在乎我和父母的关系,很关心平时父母和我说什么,讨论什么”

  李思琳  耶鲁大学大一新生  

  面试地点:北京

  面试院校:耶鲁大学

  记得我的面试官是一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教授,在地质大学工作,是耶鲁大学北京校友会的主席,特别渊博,特别聪明。我们面试的地点就约在他家里,一聊起来便一见如故,足足聊了两个多小时。

  他在中国待了30多年,非常了解中国和中国学生的情况,是个很“尖刻”的老头,所以开始我很紧张,但我告诫自己:一定要hold住。

  很快我发现,这个人无所不知,谈文学懂文学,谈音乐懂音乐,谈科学、哲学、宗教,每一样都头头是道,别想蒙混过关。我是学音乐的,但当我说起在音乐圈里很冷门的潘德列夫斯基,他竟然也非常了解,还问我正在听什么曲子,为什么喜欢。

  我们谈到电影,他问我最喜欢哪一部,我说是《傲慢与偏见》。继而他问在1940年代、1995年、2005年等几个版本中最喜欢哪个版本,为什么喜欢。我们于是开始热烈讨论各个版本的优劣,演员的演技,与原著的相符程度。

  关于读书,他听我说到对霍桑的《红字》有研究,表示很有兴趣,说从没有学生和他提起过这本书。我说自己对先验主义作家感兴趣,后来读到《红字》原版,觉得语言比较难,精读很花时间。当时他就问:“这本书你读得快还是慢?”我想都没想就说慢。后来想想,真诚地说精读比较慢,比故意说读得快而显示自己英语好要更加真实。我感觉,面试就是真实地分享,把自己知道的和感兴趣的说出来就好。

  谈到我的家庭,父母都是音乐人,但最让我意外的是他好像很在乎我和父母的关系,很关心平时父母和我说什么,讨论什么。对我父母从事流行音乐自由创作怎样在国内生存很好奇,问我的看法。我解释说版权问题在中国仍然存在,音乐文化的价值被贬低,歌手一直膨胀,但幕后人员得不到合适的收益,有失公平。我认为中国的创作者应该得到更多重视,无论是作家还是音乐创作者。他若有所思地点头,好像表示有所收获。我想是因为我表达了自己的思考和观点。

  总之,我的面试是特别愉快的经历,收获很多。其实我的标准化考试成绩并不高,SAT2040,和我一起申请的竞争者SAT平均都在2300以上,但最终还是录取了我,面试聊得high应该有加分。

  分享  2

  “经历过三场常春藤面试,共同的感觉是面试官非常在意细节”

  冉婧 宾夕法尼亚大学大三

  面试地点:广州

  面试院校:宾大、哈佛、普林斯顿

  递交申请之后的次年1月,我接到了宾大的面试邀请。面试地点就在二沙岛的那家星巴克。面试我的宾大校友是个三十多岁的日本人,在位于二沙岛的一个国际学校做顾问。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全程她都一直在做记录,笔记做得超详细。

  宾大的面试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很典型的“get to know”(认识并了解)的过程,非常职业化,就像去应聘工作的休闲版,也很像是一场采访。

  她问我为什么想去宾大。我说宾大非常重视跨学科交流,而我兴趣非常广泛,搞过化学水科学竞赛,是理科生但热爱写作、历史和奇幻文学;我又提到宾大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而我是一个对什么事都主动争取、有很强主观能动性的人。这一点,我其实是在和一位宾大校友聊天时无意得知的,这是只有校友才会深切了解到的内容。面试官很意外我居然会了解到这些。所以,在我提到具体经历的时候,她会追问细节。

  普林斯顿的面试有些刁钻,可能是那个女校友比较“刻薄”。我说起学生会不愉快、但让我收获很多的经历,她却问:你不觉得这是你自己的问题吗?结果被拒。

  哈佛大学的面试官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国人,来广州出差顺便面试我。我们聊得很愉快,但最后我还是被放进了候补名单,没能转正。他告诉我说他给我写的面试记录非常好,“but it's Harvard...you know”(但这里是哈佛,你懂的)。

  经历过三场常春藤面试,共同的感觉是面试官非常在意细节,会就某个问题一直追问。而且,每个学校给你的感受和校友本身有关,如果校友本身是个party animal(喜欢混派对的人),若你能说出该校party culture(派对文化)如何盛行,他会很开心。所以,建议事先查一查面试你的校友背景(他们会提前告诉你自己的信息,邮件和你约面试),推测他的特点。如果你对学校的印象和他的比较一致,胜算较大。

  但我觉得也没必要去迎合。申请了这么多学校,我发现一个很大的规律:不管你能否成功去到最想去的学校,通常最后你都会去到最适合你的学校。我们谁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被录取,但是很神奇的是,招生官总能从材料和面试中找到有共同气息的学生,所谓臭味相投。他们会敏感地看出你的特质和学校的某些特质是吻合的。适合自己的,比一心想去的,也许更好。

(来源:新快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